惊澜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叶周】如影随形 上

点文第三弹~




写给 @半月悠悠 的主人x暗卫梗~





想想还是让老叶做这个暗卫比较妥当







       民国初年,时局动荡,军阀割据,人人都想列土封疆。在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权镇压之前,中国的版图还是野心权谋家手下的棋盘,落子成兵。战争,俨然已经成为一场残酷的游戏。



       周泽楷,24岁,驻扎上海,年纪轻轻已是将军。两把双枪运用如神,荒火碎霜一出,战场之上再无敌手。更别说他手里还有骁勇善战的轮回军,这几年,凭借着轮回军的锋锐之势,周泽楷连下几城,势如破竹。北平那位大人物一高兴,就派他驻守上海,扼住了这江南水乡最繁华的命脉。



        可世人都只知道周将军麾下的亲卫百战百胜,然周泽楷旗下还有一支秘密的暗卫,他们来无影去无踪,专门为周泽楷解决一些不能摆到明面上办的事务,虽这么说,可也不过就是些党同伐异的勾当。这些暗卫个个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有一点,对于周泽楷非常忠心,还从未有过暗卫叛变的先例。



         今天的上海还是一如既往的繁华,十里洋场,即使已经夜深,外面的花街柳巷也还是客似云来,迎来送往声不绝于耳,脂粉香气弥漫了整条大街。叶修就穿行在这样的大街上,他嘴角一抹懒洋洋的笑容,看似不正经,可正是这种带着点邪气的笑才够勾人心魄。站街的小姐都为他倾倒,纷纷甩着罗帕上前,想要触碰到他的衣角,将这位娇客带回房中。



         然而她们注定是要失望的,这位英俊的客人似乎并不想坠入温柔乡,几下转身,就脱离了姑娘们的包围圈,翩然抽身而去。真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些小姐还不死心的回望,路口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只留下几声磁性好听的轻笑,笑红了那花娘的脸颊。



         叶修离了那喧嚣的花街,脸上的表情也就冷硬了下来,霎时间,他又是那个无情淡漠的暗卫首领了。是的,周泽楷的暗卫首领就是这个叫叶修的家伙,他在人前有一百种面孔,嬉笑怒骂,或风流或严谨,或幽默或激愤,有什么需要,他就是什么样的人。若说世上还有人知道他的真正习性,那可能也就只有他效忠的对象——周泽楷了。



          叶修在黑暗里穿行了一阵子,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不一会儿,就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也闯进了这死路,那几人一见叶修已经没了人影,也慌了。其中一个向几人中领头的那个问道:“大哥,那小子怎么不见了。跟了好几天了,眼看就要得手了,人呢?”



          那领头的跟丢了人,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不怕死的一问,呵,直接炸了。“你问我,我怎么不问问你呢?什么事都要指着我,你们都是死的吗?啊!?”这一群人,还没交手呢,自己就乱称一锅粥了。



          正烦恼着呢,头顶忽然传来一声调笑,“烦恼怎么回去复命是吗,哥教给你们一个好办法,让你们主人永远不会惩罚你们,那就是——死!”这些炮灰才刚刚听见正主的笑声,下一秒就被割了喉,血溅了满墙。团灭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叶修站在一地尸体中间,满意地笑了笑,径直走到死胡同的墙边,身体凌空一翻,便轻身如燕地翻越了这围墙,一时间,视野豁然开朗。原来这围墙另一面正对的,正是将军府的大门。



          叶修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秘密地找了个墙角,飞身上墙。墙下的岗哨正在换班,叶修时间卡得极准,周泽楷府上的安保已经算得上是严密了,还是被叶修寻到了空隙,潜入了进去。进了周府,叶修就仿佛卸了全身的力道,整个人都随意了许多,看上去懒洋洋的。他在水乡复杂曲折的园林小径中穿行了一阵,就走到了周泽楷的书房前了。



          叶修走上几步台阶,伸手刚要敲门,里面就传来周泽楷的声音,“叶修,进来吧。”叶修一笑,也不奇怪为什么周泽楷会知道此时本应该在东北完成任务的自己会出现在他的书房外面,只是直接推了门,大步一跨就迈进了书房。



          等到叶修转身锁上了门,周泽楷这才抬起头看他。叶修同时也打量着他的主人,都说灯下观美人,别有一番风味。别人叶修不晓得,但对周泽楷,这话可是适用。灯光下的周泽楷气质愈发温润如玉,美玉般的脸颊没有一丝瑕疵,剑眉星目,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温柔多情,唇形美好得让人想要吻上去。纵然叶修已经见过他无数次,可还是忍不住要为他的容颜倾倒。



          光看周泽楷这张脸,绝对无法将他和战场上那个杀伐果断,枪下不留人的周将军联系在一起。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偏偏在周泽楷身上就综合得很好,好到让叶修这样成了精的人物也栽在了他的身上。是的,叶修喜欢周泽楷,他没有说,但他知道周泽楷肯定知道。



         叶修看周泽楷的功夫,周泽楷也在打量他。那张多变的脸终于在他的主人的放松之下显露出本来的神情。叶修的眼睛是会说话的,他看人的时候,总是带上三分嘲讽的笑意,和他嘴角的嘲讽弧度遥相呼应,剩下的七分,五分慵懒,两分风流。被这双眼睛盯着,只怕是魂都要被勾去的。是的,周泽楷喜欢叶修,他没有说,所以他肯定叶修不知道。



         叶修欣赏完了自家将军的美态,就走上前去,大大咧咧地往周泽楷面前的椅子上一坐,直接地开了口,“沈阳那位是个幌子,就是骗你转移视线的,我看真正惹事的,还是咱们城里的那位爷。”周泽楷听了叶修算不上是解释的解释,接受了他半道上折回上海的做法,随手把他刚刚在看的密信递给叶修。“背后黑手是校长那边的。”



         叶修一目十行地扫完那封信,靠在椅背上陷入了沉思。周泽楷也不去打扰他,继续批阅刚刚没有看完的公文。一时间,房间里静谧无声,但两人都感觉很舒服,很默契。叶修想了一会儿就有了结论,咳了一声吸引周泽楷的注意,接着便开口,“我觉得现在城南的这位摆明了就是校长安插到你身边的眼线,现在相安无事,不定什么时候就背后给你来上一刀,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要不,我今晚就潜进去,给他咔嚓了。”叶修一边说着,还夸张地配了一个拉脖子的动作,龇牙咧嘴的,十足的凶神恶煞。



         周泽楷听完就摇了摇头,“杀他太明显,会打草惊蛇。”叶修转念想了想,觉得周泽楷说得对,“没错,杀了那个二愣子,就摆明了是对那姓蒋的说,凶手是我周泽楷,快来找我麻烦呀!可那要怎么办呢,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叶修正兀自苦恼着呢,却见周泽楷看着他苦着一张脸笑了出来,他笑得是极好看的,眼波流转,好看得惊心动魄的。



        叶修还对着那张脸发愣呢,周泽楷的嗓音就在他耳边响起,“他来赴任,家人在老家。”叶修听完,还愣了愣,之后就一拍大腿,冲周泽楷比了个大拇指,顺便唾弃自己被美色所迷,意志真是太不坚定云云,说“这个办法好啊,我们先去他的老家抓住他的家人,用他的家人来要挟他站到我们这一边,就算他没什么大用吧,给老蒋添个堵也是好的。您真是太心脏了,属下自愧不如啊!”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叹了两口气。一边抬眼去看周泽楷的脸色,那人却又是一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无辜纯良模样了,直把叶修一口气噎在嗓子眼儿里出不来下不去,哭笑不得。



         既然事情已经清楚,叶修也不多留,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用稍微正经一点的语气说,“那属下就立刻带人前往那人的老家抓人去了,我不在的时候,暗卫会交由沐橙统领,您有什么事找她就成。”见周泽楷点头,叶修才满意地转身,刚迈出一步,就被周泽楷叫住了,“叶修,”“嗯?将军还有什么事吗?”周泽楷听见叶修的疑问,那句“路上小心,一切保重”就万万说不出口了。只得讷讷地开口说,“没事,你走吧。”



         周泽楷听着叶修关门的声音,整个人像是绷紧到极限的弦,猛然卸了力道,瘫软在座位里。周泽楷自嘲地一笑,不知不觉,对那人的感情竟已经如此之深了,刚刚几乎要失控,但还好自己及时控制住了,要不然,剩下的计划会出大乱子。虽然老蒋那边派来的人的确让他忌惮,但周泽楷是谁,这小小的威胁他还不放在眼里。之所以把叶修调走,是因为周泽楷前几天收到的一封信。



         信中那姓蒋的先是虚伪地恭维了一番周泽楷,然后就说现在南方的几位军阀都在南京议事,商讨南方的局势,周泽楷驻扎上海,照理来说也是应该出席的。这不,这信中写的就是这事儿。


     

         明明白白的鸿门宴。



         周泽楷还不能不去,不去就是不给那几位军阀的面子,周泽楷虽然不怕他们,但真要翻脸,到时围攻他一个,轮回军虽勇,双拳难敌四手,讨不到好处。可是周泽楷要是去了,那就等于羊入虎口,南京可是蒋姓地盘,要找个借口留住周泽楷太简单了,到时候在编造点儿周将军不幸暴毙的谎言,他周泽楷就得乖乖地送死。骑虎难下呀。



         最终,周泽楷做出了决定。他要保住轮回,保住上海,保住叶修,这一趟就势在必行。周泽楷可以牺牲,但他的牺牲一定要有价值。他知道,如果叶修知道此事,一定会跟着他去南京,到时被困,也不过是徒添牺牲罢了。南京要的是他周泽楷,他要保住叶修,那么轮回就还有希望,就不会倒。但其实,哪里来的这么多大道理呢,周泽楷更多的是出于私心。



         他喜欢叶修,所以他不想叶修和自己一起去送死,就这么简单。



         所以他故意伪造了那封密信,让叶修把注意力转移到城南的那颗棋子身上,又随口说那人的家人就在老家,支走了叶修,好让他再无牵挂地前去南京。呵,叶修就是太相信自己了,其实他只要稍微想想就会知道,蒋xx那么严密的一个人,他派来周泽楷身边的棋子,会任由他的家人就这么大喇喇地在老家等着人抓吗?其实叶修今晚只要仔细地斟酌周泽楷的脸色,就会知道这件事情有蹊跷,但是今晚他们两人好像都不在状态,也就导致了如今这种局面的出现。




          叶修想的其实没错,周泽楷的确知道叶修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叶修不一样,叶修每次看周泽楷的目光都是热烈的,带着他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到的占有欲,这样的目光让周泽楷浑身战栗的同时又忍不住欣喜。看啊,这么厉害的人,他的痴迷是为了我。但周泽楷却不能回应叶修。像他们这样刀头舔血的人,是不能有感情的。有了感情就有了软肋,他相信叶修,但他不相信自己。




          多想无益,周泽楷揉了揉太阳穴,该准备去南京了。便走出了书房,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桌上信纸的一角,上面是周泽楷刚刚在胡思乱想中写下的字——



          恨不相逢未战时。




          天边亮起鱼肚白,也不知是谁,捻起信纸,看着上面的字,轻笑出声。















我的妈,一写就完全停不下来了,一更完结不了,我试试下一更能不能完~



其实叶修和小周是在互相保护啦~



以及这绝对是HE!!!相信我,我写不来BE的,最后老叶和小周都会平安的



要不要猜猜最后拿起信纸的人是谁...........(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嘛!)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