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澜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叶周]如影随形 下

两发完结~

为什么我老是半夜更文

困懵逼了

照例 @半月悠悠 

         等打点好府上的一切之后,周泽楷就坐车去了军部。

         江波涛正在门口等他,看到周泽楷的车停在门口,就上前一步替周泽楷打开车门,等周泽楷从车里面迈出腿的功夫,江波涛就在他耳边说轮回军亲卫已经在军部等他开会了。周泽楷微一颔首,站直了身子,整了整军装就抬脚走了进去,江波涛落后他半步紧紧跟着。

         坐在上首位,看着下面一群等待指令的队员,周泽楷简洁明了地发布了命令。在他不在上海期间,由副官江波涛坐镇军部,代他处理事务,方明华从旁辅助。杜明,吴启,吕泊远还有于念分别率军驻扎在城内的四个分部,以防有人趁机闹事。而随周泽楷同去上海这样的重任,则落到了孙翔头上。

         看着孙翔一脸斗志满满地走出会议室的样子,江波涛有点担忧地问周泽楷,“将军怎么会想到要让孙翔随行的,他个性冲动,脑子又简单,怕是无法担当保护你的重任啊。”周泽楷却是笑着摇摇头,对他的副官说出了理由。

   

        “我不是让孙翔去做保镖,万一......他还能报信。”

          江波涛明白了周泽楷的打算。的确,要是周泽楷真的在南京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可能性现在来看是很大的。那么在亲卫全员中,武力值上能够杀出一条路回来报信的,还真的只有孙翔一人。依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周泽楷带多少人去南京根本没有意义,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你带的人再多,多得过地头蛇吗?带上孙翔不是为了保命,而是万一周泽楷秘密地遭遇不测,轮回知道了以后,起码不会再被南京那边以周泽楷为牵制威胁。

         这位轮回的将军,为了保住上海,保住他的士兵,已经殚精竭虑。

         江波涛转头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味,周泽楷的暗卫呢?周泽楷带上了吗?如果带上的话,遇害的可能性就少一分。可是当他把这个疑问说出口时,周泽楷却只是笑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仅仅是在江波涛目送他出门时,回头对他说,“放心,别怕。”

         交代一些琐碎的事情费了不少功夫,等到周泽楷可以出发时,天已经擦黑。

         周泽楷看孙翔一路上一直紧握着拳,不知是在紧张还是激动,就对他安抚地笑笑,示意他可以冷静一点。孙翔却把这一笑当成了鼓励,当下就指天画地地表示一定会誓死保护周泽楷,绝不会让他少一根毫毛云云,周泽楷被他嚷地无法,只得无奈地把头靠在冰冷的车窗上,一边在心理暗暗叹息,果然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叶修一样能顺利读懂他的每一个表情啊。

         那个家伙现在在做什么呢,是不是还在赶往那个所谓的老家的路上?他有没有发现那只是他的谎言?

          真的,好想见他啊。

          就这样,在周泽楷的胡思乱想和孙翔的聒噪声里,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火车站。周泽楷下了车,就义无反顾地坐上了这辆开往南京的军部专列,坐上了开往未知和危险的车。随着车子的启动,周泽楷感觉自己离往事越来越远,这辆不受自己控制的列车,会把他的命运带到怎样诡谲的境地呢?周泽楷失神地想。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除了火车开动时隆隆的蒸汽声,车厢里已经听不见什么声音了。周泽楷睁着眼睛,半分没有睡意。他很享受此时的宁静,这方便他思考很多东西。他想他果然还是应该带上叶修的,就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好不甘心。想着叶修得知真相后可能暴怒的神情,周泽楷竟觉得有趣,闷闷地笑了起来。嘴唇边的一抹弧度还没有完全形成,就消弭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

          周泽楷楞了一下,还没有从刚刚的炸响声里反应过来,整个车厢都醒了,急急忙忙赶来周泽楷身边保护他。周泽楷心里百般纳闷,难道那姓蒋的真的这么心急,在路上就忍不住要动手啦?没必要啊,他周泽楷都乖乖地去南京当靶子了,在此时多此一举,倒是有点多余了。

          很快的,周泽楷听到火车顶上有人在急速奔跑的脚步声,听到他们潜入车厢里的声音,围绕他的士兵立刻就分散开来去查看情况,孙翔则是贴身保护周泽楷。周泽楷握紧了军服下的荒火碎霜,严阵以待。

          半晌,车厢里面四处都传来了闷哼声和惨叫声,显然是双方交手已有了死伤。此时火车已经停止了行进,忽的有一人从车顶破顶而入,进入了周泽楷所在的车厢。孙翔率先与此人交手,周泽楷抽出双枪瞄准射击,可来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能在空中扭转身形躲过枪王的子弹,还能借着余势把孙翔撂倒。

           眼看着周泽楷就要被此人近身,孙翔赤红了双眼一声怒吼,就要拔出却邪在来人身上捅出一个血窟窿,周泽楷眼疾嘴快地高声喝道,“孙翔!住手!”孙翔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同时周泽楷也垂下了握枪的手。奇异的是,见到两人停手,那人便也不再动作,只是一双眼睛还是紧盯着周泽楷的。

          “出去。”周泽楷说。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一丝疲惫。

          “喂!听到没有,我们将军让你出去!”孙翔一脸嚣张地冲那人吼道。可那人却毫不在意孙翔的叫嚣,甚至身形都没有挪动一下,只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声轻笑作为回答。

           “我说的是你,孙翔,出去。”周泽楷见孙翔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便又重复了一遍。

             孙翔脸都绿了。

           等到孙翔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事实,转身把门关上时,随着一声清响,车厢里又恢复了一片死寂。周泽楷僵硬地坐下,把双枪放在桌上,就这么对着那个男人,卸下了所有的武装。

           那个人,不,或许说是叶修才对。周泽楷其实在第一眼看到他的身形时就有些怀疑了,他打那一枪不是为了攻击他,而是为了确认叶修的身份。果然,这世上能够这么近距离地避开枪王的子弹的人,还这么熟悉,已经不做第二人选了。

           周泽楷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干涩,他咽了几口唾沫试图使自己镇定下来,清了清嗓子,还是问出了今晚对叶修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

           岂料叶修的情绪比想象中的还要激动,直接打断了周泽楷的话,“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去你胡诌的地方?还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问我为什么,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要支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今天要是由着你进了南京城,再想出来就根本不可能了!”情急之下,叶修开口也顾不得身份有别了,他只知道他现在快要疯了,自己一直以来悉心保护爱恋的人,居然要瞒着他只身赴险,而叶修其人在周泽楷的计划里,居然只是一个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的傻瓜!

           周泽楷看着叶修激动得泛红的双眼,心中也是波涛汹涌。他是万万想不到叶修居然会带着暗卫出现在这里拦截他的,但他能理解叶修的行为。毕竟叶修是那样热烈地爱着他,爱人瞒着自己去送死的滋味,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但是,叶修,周泽楷狠狠的闭了闭眼睛,把已经翻涌上来的情绪压下去,眼中又恢复了清明。他不能再沉迷于儿女情长了,不能拖累叶修和自己一起死。

           周泽楷逼自己硬下心肠,冷漠地开口,“我是你的主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多问。”叶修听了这话,气极反笑。他心想,周泽楷莫不是真当他是傻瓜不成,他叶修阅尽人心,若说周泽楷以前的态度还不甚明朗,让叶修难以确定的话,那此番周泽楷瞒着他的举动,则是让叶修彻底确认了周泽楷对于他的心情。只是眼前这人太过倔强,来软的怕是行不通了啊。

           叶修想了一会,沉声开口,“承认喜欢我,爱我,就真的有这么难吗?嗯?周泽楷。”直接称呼其名,对于周泽楷来说,可谓是大不敬。然而周泽楷此时的脑子里仿佛在进行一场爆破,噼里啪啦的,叶修的一记直球打得他陷入僵直状态,瞠目结舌,反驳不能。等回过神来,周泽楷才骇然发现叶修刚刚说出了怎样的一句话,急着要否认,然而那个“不”字才刚刚出口,就被堵回了肚子里。

         “你先别急着反驳我,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调走我,难道不是怕我和你一起遭遇不测?你要是不喜欢我,不让我跟去说一声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苦心孤诣地准备一系列的谎言蒙骗我?是不是就是不想让我担心?还有.........”叶修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此时坐立难安的周泽楷一眼,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当着周泽楷的面把它展开,“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在见完我之后写下这种句子?你现在还要否认吗?”

          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周泽楷看见了纸上的字,是最熟悉的他自己的笔迹,是最熟悉的他昨晚写下的那一句,恨不相逢未战时。

          周泽楷想,自己应该认输了。怎么会以为叶修作为暗卫对自己平时百依百顺,就忘了自己豢养的从来不是白兔,而是一只狮子呢?自嘲地一笑,周泽楷放弃治疗地抬起头,看着叶修的眼睛,缓慢但坚定地说,“我的确是喜欢你,叶修。但我们不可能。”

           叶修见周泽楷还要和他犟,脾气也上来了,直接上前几步,倾身过去压住周泽楷,捏着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叶修的吻,来势汹汹,宛如他此刻的人一样,火热而缱绻,湿热的舌在周泽楷的口腔里兴风作浪,勾着周泽楷的舌与之共舞。周泽楷仰着脖子被迫承受这过多的热情,叶修的攻势太凌厉,自己又毫无准备,一直被他吻到舌根发麻,涎水顺着脖颈优美的曲线滑下,留下一条亮晶晶的弧度。周泽楷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连忙锤了锤叶修。

          叶修看周泽楷快要喘不过气了,只好放开了他,顺势捏住周泽楷打向他的手掌,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楷,说“我喜欢你,你明知道还要瞒着我,难道你以为这次不带着我就没事了么。你要是在南京出了事,我一定会杀到老蒋府上为你报仇。呵呵,横竖都是死,我就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我告诉你周泽楷,我叶修就是爱你,就是要缠着你。你不同意也没用,除非你能找到比我更强的人担任暗卫的首领。”

           周泽楷完全被叶修的一番宣言惊呆了,他知道叶修直白,但没想到那么直白。叶修的话让他很感动,同时也在责怪自己当时想出的破主意。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叶修那样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就算自己这一次没有带他同去,叶修得知自己的死讯,还能坐得住不去为自己报仇么?真是一旦牵扯到感情就糊涂了,才会做出这等低智商的事情来。

          既然已经想通了,周泽楷的眼睛很快就又亮晶晶了起来,他讨好地凑上前去亲了亲叶修的嘴角,摆出他自己觉得最好看的笑容,试图让叶修的怒气小一点,轻声说,“那我们一起去。”本来满心期待叶修会感动的周泽楷,却在接下来叶修魔性的笑声中持续懵逼了。

          叶修看着一脸不知所以然的周泽楷,好心的笑着解释,“哈哈哈.......你以为我为啥闲着没事要炸铁路啊,枪王大大,现在上海去南京的铁路被炸了,你还去什么南京,哈哈哈,赶快叫江波涛接你回家洗洗睡吧哈哈哈~”周泽楷看着乐不可支的叶修,才恍然大悟。叶修炸铁路根本不是为了拦住他,而是让南京那边对于他的缺席没有非难的借口。铁路被“奸人”所炸毁,周泽楷“身受重伤”需要好好疗养,如此一来,便能顺理成章地避开这次的风波了。就算南京那边有怀疑,那也是捕风捉影,你又没有证据,凭啥说是我自己干的。

          真是心脏,真是无耻,真是无节操啊。

          周泽楷只能无奈地笑,这么损的办法,应该说是真不愧是叶修想得出来,还是只能是叶修才想得出来呢?

          叶修笑完了,又正色道“你以后有什么事都不能瞒着我,我是你的暗卫,是直接负责你个人安全的人,你不管去哪里都不能瞒着我。更何况,现在咱俩的关系又不同了,我不仅要负责你的安全,还要负责你的下半生,所以你哪里也别想跑。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如影随形。”

          周泽楷只是笑,他今天笑起来的次数比往昔几个月加起来还要多,许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大心事,人也看着精神了许多。他笑眯眯地看着叶修,点了点头,郑重地一声,“嗯!”便是同意叶修让他负责下半生的言论了。

         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拉开车厢门,第一眼看见的除了蹲在地上画圈圈的孙翔,还有跟着叶修到来的暗卫全员,苏沐橙正挥手冲他打招呼,而在她脚边,是几个被打晕的士兵,此刻正像叠罗汉似的堆在地毯上,没有一个人受伤,大家都是好好的。

        周泽楷突然就对还没有到来的未来充满了期待,生命里有了另一个人的色彩,整个世界都丰满了。他和叶修相视一笑,默契地接了个吻,随后完全忽视了身后孙翔的大呼小叫,还要苏沐橙银铃般的笑声,和他的未来一起,携手迎着天边初生的朝霞,回他们的家去了。

        只要心中有爱,不管你去哪里,我自如影随形。







你们看到时应该是今天早上了,科科

写了好久好饿~

或许下次我该试试下午更文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