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澜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100粉点文

我又来点文啦~


虽然很拖拉,但我还是有好好写完之前的点文的(~ ̄▽ ̄)~



cp限于叶周,纲骸,楼诚,白正~




cp不拆不逆,自带梗哦小可爱们~

【叶周】林间密语

给 @猫小咪 的点文~




给拖了好久(。﹏。*)




在一望无垠的荣耀大陆上,有茂密广阔的荣耀大森林。

这座森林几乎占据了荣耀大陆的半壁江山,里面的动物或大或小数不胜数,动物一多,就会形成几个群居部落。

霸图、微草、蓝雨、嘉世等几个部落是老牌部落,发展时间长远,实力强劲。各个部落的首领都正当壮年,统治力恐怖。

其中,公认实力最为强大的是嘉世的首领叶修——一只白虎。

原本这几个部落彼此制约,互不侵犯。然而三年前,嘉世的副手狐狸刘皓暗算叶修,导致叶修重伤,逃出嘉世。从此,嘉世便失去了叶修的消息。

 

 

 

 

 

 

 

 

 

——三年后

 

 

周泽楷觉得今天很倒霉。

不仅答应杜明要给他找的蜂蜜没弄到,反而好像误入了一只白虎的领地。

小周垂耳兔长长的耳朵不安地动了动,乌溜溜的大眼睛小心翼翼地偷偷瞄着不远处的睡着的白虎。

白虎正安静地侧卧在草丛中,洁白的皮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耀眼的光彩,皮毛之上黑色的纹路遍布全身,张扬霸气。彰显着他万兽之王的无上地位,他紧闭双眼,柔软的腹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周泽楷看着这只白虎睡觉似乎入了迷,一时间也忘了逃走,呆呆地愣在那里,想着这只白虎可真好看呀,就是不知道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哦,原来是蓝色的啊……等等,周泽楷吓得耳朵竖了起来,他……他他他……他睁眼了啊啊啊啊!!!

叶修觉得今天还挺好运的,不仅刚刚睡了一个好觉,一睁眼还见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小家伙。

眼看那只头顶上有跟呆毛的垂耳兔子要逃走了,叶修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子,迅猛的往前一扑,把小兔子压在了爪子下面。

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在他的爪子下瑟瑟发抖的小兔子,发现这兔子长得真好看,是他看见过的最好看可爱的兔子。一时间,叶修也不知怎么了,突然不想吃他了,心里那点恶作剧因子冒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尖锐的爪子,就用柔软的肉垫压住周泽楷,好笑地看着周泽楷徒劳的挣扎,轻笑一声,开口问道,“小兔子,你叫什么?”

周泽楷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湿漉漉的黑眼睛像葡萄一样明亮,他糯糯地回答这只老虎的问题,“周泽楷……呜……别吃我”

叶修拨弄着身下兔子蓬松的细毛,垂耳兔长长的耳朵十分柔软可爱,纯黑的眼睛就像森林间的小鹿。小小的,温热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看起来可爱又可怜。

叶修鬼使神差地低下头舔了舔周泽楷的呆毛,在周泽楷身体僵硬的同时,好心情地开口,“记好了,我叫叶修,是最强大的老虎。现在,你归我了~”

周泽楷在心里哀嚎一声,惨了,看来还是逃不过被吃掉的命运。

叶修看着小兔子恐惧的神色和要流泪的眼睛,意识到他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哭笑不得地揉了揉兔子蓬松的白毛,解释道,“别瞎想啊,我可不是要吃你。咳,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就跟着我混,知不知道~”

呜,周泽楷睁开泪眼,心里很是疑惑,不明白这只老虎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能够保住性命才是当前最紧要的事情。所以他很快就点了点头。

叶修心情很好,可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是收了一个弱小的跟班而已,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但是心里面有一块地方就是软软的。

叶修拨了拨小兔子头顶柔软的呆毛,好心情地说道,“你既然跟着我混了,就必须和我回我的领地。记好了,你以后就是兴欣的人了!”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对着杜明和其他小伙伴说了一声抱歉,真的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身不由己啊。

叶修在前面迈开脚步,回头招呼还愣在原地的小兔子跟上,周泽楷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地迈开了短小的四肢,无奈老虎的体型太大,周泽楷再怎么努力地想要追上叶修的脚步都只能被越拉越远。

叶修走了一会儿听不见后面的脚步声了,回头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小兔子离他十万八千里呢~叶修只得走回去,张嘴叼住周泽楷颈间的白毛,将他甩到自己的背上,背着他前进。

周泽楷被突然地变故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只能战战兢兢地伏在叶修的背上,可是就这么走了一会儿,也就放松了身子,小心翼翼地靠在老虎的背上,感受着厚实矫健的肌理和温暖的绒毛,周泽楷觉得此时此刻托着自己的背影是那么可靠,那么令人安心。

叶修走了没多久就回到了兴欣,刚想让周泽楷下来,一回头却发现小兔子早已经不声不响地在他背上睡着了。小小的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长长的耳朵垂在身侧,毛茸茸的一团,别有一番可怜可爱的味道。叶修一时间竟也看吃痴了。

林子里一下子窜出的动物们及时唤回了叶修的注意力,也吵醒了周泽楷。周泽楷睁开双眼,看见的就是那只白虎懒散的笑容和他背后的一群动物,“欢迎来到兴欣。”

转眼之间,周泽楷已经在兴欣的地头上生活了一个多月,对于叶修的同伴们,也已经有了了解。母狮子唐柔是整个领地里除了叶修之外实力最为强劲的动物,狐狸魏琛总是仗着老奸巨猾戏弄周泽楷,可叶修总会帮他欺负回去。还有开朗好动的金丝猴包子,眼镜蛇罗辑,蝙蝠莫凡,梅花鹿苏沐橙和小棕熊乔一帆,他们都很照顾周泽楷,让他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而最让他感受深刻的,是叶修。是温柔强大的他,是捕猎时身手矫捷的他,是卧在周泽楷身边睡觉时安静慵懒的他,是舔弄他绒毛时宠溺温暖的他……一点一滴的回忆碎片,组合成了周泽楷最喜欢的叶修。

是的,周泽楷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叶修,在日常的相处中,在遇险时的保护中,在相拥而眠的温暖中,那么多闪着碎光的记忆,是周泽楷心中的宝藏。

直到有一天,他在草丛间打盹,叶修带着唐柔他们去捕猎了,暂时不在兴欣。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还没来得及回头看个究竟,就被一只爪子拎进了树丛里。他刚要叫,就看清了眼前的正是一月不见的江波涛他们。

杜明见了他大喜过望,连忙和他说,“可找到了你祖宗,这段时间你跑哪儿去了,怎么会在兴欣的地头上,你不会不知道这试叶修的领地吧。传闻他很可怕的。快,跟我们回去!”

周泽楷被这连珠炮一样的句子搞蒙了,但还是阻止朋友们想要带离自己的行动。他认真地看着他们说,“我不走,叶修不可怕,很温柔,我……喜欢叶修。”看见小伙伴们都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周泽楷不禁苦笑,他说出的话有那么吓人吗?可是,等了一会儿,小伙伴们的表情没有恢复正常,反而越来越惊恐,周泽楷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回头一看,叶修正笑意盈盈地站在他们身后。

周泽楷惊得身体猛地一震,整个兔就往后一缩。叶修眼疾手快地按住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楷说“小周都热情表白了,不想听听哥的回答吗?”

周泽楷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哪里还顾得上叶修的回答。但是叶修却不容许他逃避,而是把他拢到自己怀里,舔了舔周泽楷雪白的绒毛,低低的,带着点磁性的声音响起,“我也喜欢你,小周。第一眼就喜欢你。”











 


【叶周】肉

好久没有更文了,先更一篇肉找找手感


点文第四弹!来自以 @台上花 为代表的要求开车的老司机们



肉比较精简,表打我



最近沉迷剑三,更文更是遥遥无期啊





http://www.jianshu.com/p/413b3caafd3e

[叶周]如影随形 下

两发完结~

为什么我老是半夜更文

困懵逼了

照例 @半月悠悠 

         等打点好府上的一切之后,周泽楷就坐车去了军部。

         江波涛正在门口等他,看到周泽楷的车停在门口,就上前一步替周泽楷打开车门,等周泽楷从车里面迈出腿的功夫,江波涛就在他耳边说轮回军亲卫已经在军部等他开会了。周泽楷微一颔首,站直了身子,整了整军装就抬脚走了进去,江波涛落后他半步紧紧跟着。

         坐在上首位,看着下面一群等待指令的队员,周泽楷简洁明了地发布了命令。在他不在上海期间,由副官江波涛坐镇军部,代他处理事务,方明华从旁辅助。杜明,吴启,吕泊远还有于念分别率军驻扎在城内的四个分部,以防有人趁机闹事。而随周泽楷同去上海这样的重任,则落到了孙翔头上。

         看着孙翔一脸斗志满满地走出会议室的样子,江波涛有点担忧地问周泽楷,“将军怎么会想到要让孙翔随行的,他个性冲动,脑子又简单,怕是无法担当保护你的重任啊。”周泽楷却是笑着摇摇头,对他的副官说出了理由。

   

        “我不是让孙翔去做保镖,万一......他还能报信。”

          江波涛明白了周泽楷的打算。的确,要是周泽楷真的在南京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可能性现在来看是很大的。那么在亲卫全员中,武力值上能够杀出一条路回来报信的,还真的只有孙翔一人。依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周泽楷带多少人去南京根本没有意义,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你带的人再多,多得过地头蛇吗?带上孙翔不是为了保命,而是万一周泽楷秘密地遭遇不测,轮回知道了以后,起码不会再被南京那边以周泽楷为牵制威胁。

         这位轮回的将军,为了保住上海,保住他的士兵,已经殚精竭虑。

         江波涛转头想想,还是觉得不对味,周泽楷的暗卫呢?周泽楷带上了吗?如果带上的话,遇害的可能性就少一分。可是当他把这个疑问说出口时,周泽楷却只是笑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仅仅是在江波涛目送他出门时,回头对他说,“放心,别怕。”

         交代一些琐碎的事情费了不少功夫,等到周泽楷可以出发时,天已经擦黑。

         周泽楷看孙翔一路上一直紧握着拳,不知是在紧张还是激动,就对他安抚地笑笑,示意他可以冷静一点。孙翔却把这一笑当成了鼓励,当下就指天画地地表示一定会誓死保护周泽楷,绝不会让他少一根毫毛云云,周泽楷被他嚷地无法,只得无奈地把头靠在冰冷的车窗上,一边在心理暗暗叹息,果然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叶修一样能顺利读懂他的每一个表情啊。

         那个家伙现在在做什么呢,是不是还在赶往那个所谓的老家的路上?他有没有发现那只是他的谎言?

          真的,好想见他啊。

          就这样,在周泽楷的胡思乱想和孙翔的聒噪声里,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火车站。周泽楷下了车,就义无反顾地坐上了这辆开往南京的军部专列,坐上了开往未知和危险的车。随着车子的启动,周泽楷感觉自己离往事越来越远,这辆不受自己控制的列车,会把他的命运带到怎样诡谲的境地呢?周泽楷失神地想。

          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了,除了火车开动时隆隆的蒸汽声,车厢里已经听不见什么声音了。周泽楷睁着眼睛,半分没有睡意。他很享受此时的宁静,这方便他思考很多东西。他想他果然还是应该带上叶修的,就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好不甘心。想着叶修得知真相后可能暴怒的神情,周泽楷竟觉得有趣,闷闷地笑了起来。嘴唇边的一抹弧度还没有完全形成,就消弭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

          周泽楷楞了一下,还没有从刚刚的炸响声里反应过来,整个车厢都醒了,急急忙忙赶来周泽楷身边保护他。周泽楷心里百般纳闷,难道那姓蒋的真的这么心急,在路上就忍不住要动手啦?没必要啊,他周泽楷都乖乖地去南京当靶子了,在此时多此一举,倒是有点多余了。

          很快的,周泽楷听到火车顶上有人在急速奔跑的脚步声,听到他们潜入车厢里的声音,围绕他的士兵立刻就分散开来去查看情况,孙翔则是贴身保护周泽楷。周泽楷握紧了军服下的荒火碎霜,严阵以待。

          半晌,车厢里面四处都传来了闷哼声和惨叫声,显然是双方交手已有了死伤。此时火车已经停止了行进,忽的有一人从车顶破顶而入,进入了周泽楷所在的车厢。孙翔率先与此人交手,周泽楷抽出双枪瞄准射击,可来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能在空中扭转身形躲过枪王的子弹,还能借着余势把孙翔撂倒。

           眼看着周泽楷就要被此人近身,孙翔赤红了双眼一声怒吼,就要拔出却邪在来人身上捅出一个血窟窿,周泽楷眼疾嘴快地高声喝道,“孙翔!住手!”孙翔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同时周泽楷也垂下了握枪的手。奇异的是,见到两人停手,那人便也不再动作,只是一双眼睛还是紧盯着周泽楷的。

          “出去。”周泽楷说。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一丝疲惫。

          “喂!听到没有,我们将军让你出去!”孙翔一脸嚣张地冲那人吼道。可那人却毫不在意孙翔的叫嚣,甚至身形都没有挪动一下,只是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声轻笑作为回答。

           “我说的是你,孙翔,出去。”周泽楷见孙翔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便又重复了一遍。

             孙翔脸都绿了。

           等到孙翔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个事实,转身把门关上时,随着一声清响,车厢里又恢复了一片死寂。周泽楷僵硬地坐下,把双枪放在桌上,就这么对着那个男人,卸下了所有的武装。

           那个人,不,或许说是叶修才对。周泽楷其实在第一眼看到他的身形时就有些怀疑了,他打那一枪不是为了攻击他,而是为了确认叶修的身份。果然,这世上能够这么近距离地避开枪王的子弹的人,还这么熟悉,已经不做第二人选了。

           周泽楷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干涩,他咽了几口唾沫试图使自己镇定下来,清了清嗓子,还是问出了今晚对叶修的第一个问题。“为什么........”

           岂料叶修的情绪比想象中的还要激动,直接打断了周泽楷的话,“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去你胡诌的地方?还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问我为什么,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要支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为什么要骗我?你知不知道,今天要是由着你进了南京城,再想出来就根本不可能了!”情急之下,叶修开口也顾不得身份有别了,他只知道他现在快要疯了,自己一直以来悉心保护爱恋的人,居然要瞒着他只身赴险,而叶修其人在周泽楷的计划里,居然只是一个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的傻瓜!

           周泽楷看着叶修激动得泛红的双眼,心中也是波涛汹涌。他是万万想不到叶修居然会带着暗卫出现在这里拦截他的,但他能理解叶修的行为。毕竟叶修是那样热烈地爱着他,爱人瞒着自己去送死的滋味,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但是,叶修,周泽楷狠狠的闭了闭眼睛,把已经翻涌上来的情绪压下去,眼中又恢复了清明。他不能再沉迷于儿女情长了,不能拖累叶修和自己一起死。

           周泽楷逼自己硬下心肠,冷漠地开口,“我是你的主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多问。”叶修听了这话,气极反笑。他心想,周泽楷莫不是真当他是傻瓜不成,他叶修阅尽人心,若说周泽楷以前的态度还不甚明朗,让叶修难以确定的话,那此番周泽楷瞒着他的举动,则是让叶修彻底确认了周泽楷对于他的心情。只是眼前这人太过倔强,来软的怕是行不通了啊。

           叶修想了一会,沉声开口,“承认喜欢我,爱我,就真的有这么难吗?嗯?周泽楷。”直接称呼其名,对于周泽楷来说,可谓是大不敬。然而周泽楷此时的脑子里仿佛在进行一场爆破,噼里啪啦的,叶修的一记直球打得他陷入僵直状态,瞠目结舌,反驳不能。等回过神来,周泽楷才骇然发现叶修刚刚说出了怎样的一句话,急着要否认,然而那个“不”字才刚刚出口,就被堵回了肚子里。

         “你先别急着反驳我,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调走我,难道不是怕我和你一起遭遇不测?你要是不喜欢我,不让我跟去说一声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苦心孤诣地准备一系列的谎言蒙骗我?是不是就是不想让我担心?还有.........”叶修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此时坐立难安的周泽楷一眼,缓缓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当着周泽楷的面把它展开,“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又在见完我之后写下这种句子?你现在还要否认吗?”

          借着窗外明亮的月光,周泽楷看见了纸上的字,是最熟悉的他自己的笔迹,是最熟悉的他昨晚写下的那一句,恨不相逢未战时。

          周泽楷想,自己应该认输了。怎么会以为叶修作为暗卫对自己平时百依百顺,就忘了自己豢养的从来不是白兔,而是一只狮子呢?自嘲地一笑,周泽楷放弃治疗地抬起头,看着叶修的眼睛,缓慢但坚定地说,“我的确是喜欢你,叶修。但我们不可能。”

           叶修见周泽楷还要和他犟,脾气也上来了,直接上前几步,倾身过去压住周泽楷,捏着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叶修的吻,来势汹汹,宛如他此刻的人一样,火热而缱绻,湿热的舌在周泽楷的口腔里兴风作浪,勾着周泽楷的舌与之共舞。周泽楷仰着脖子被迫承受这过多的热情,叶修的攻势太凌厉,自己又毫无准备,一直被他吻到舌根发麻,涎水顺着脖颈优美的曲线滑下,留下一条亮晶晶的弧度。周泽楷感觉自己要窒息了,连忙锤了锤叶修。

          叶修看周泽楷快要喘不过气了,只好放开了他,顺势捏住周泽楷打向他的手掌,似笑非笑地看着周泽楷,说“我喜欢你,你明知道还要瞒着我,难道你以为这次不带着我就没事了么。你要是在南京出了事,我一定会杀到老蒋府上为你报仇。呵呵,横竖都是死,我就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我告诉你周泽楷,我叶修就是爱你,就是要缠着你。你不同意也没用,除非你能找到比我更强的人担任暗卫的首领。”

           周泽楷完全被叶修的一番宣言惊呆了,他知道叶修直白,但没想到那么直白。叶修的话让他很感动,同时也在责怪自己当时想出的破主意。他怎么就没想到呢,叶修那样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就算自己这一次没有带他同去,叶修得知自己的死讯,还能坐得住不去为自己报仇么?真是一旦牵扯到感情就糊涂了,才会做出这等低智商的事情来。

          既然已经想通了,周泽楷的眼睛很快就又亮晶晶了起来,他讨好地凑上前去亲了亲叶修的嘴角,摆出他自己觉得最好看的笑容,试图让叶修的怒气小一点,轻声说,“那我们一起去。”本来满心期待叶修会感动的周泽楷,却在接下来叶修魔性的笑声中持续懵逼了。

          叶修看着一脸不知所以然的周泽楷,好心的笑着解释,“哈哈哈.......你以为我为啥闲着没事要炸铁路啊,枪王大大,现在上海去南京的铁路被炸了,你还去什么南京,哈哈哈,赶快叫江波涛接你回家洗洗睡吧哈哈哈~”周泽楷看着乐不可支的叶修,才恍然大悟。叶修炸铁路根本不是为了拦住他,而是让南京那边对于他的缺席没有非难的借口。铁路被“奸人”所炸毁,周泽楷“身受重伤”需要好好疗养,如此一来,便能顺理成章地避开这次的风波了。就算南京那边有怀疑,那也是捕风捉影,你又没有证据,凭啥说是我自己干的。

          真是心脏,真是无耻,真是无节操啊。

          周泽楷只能无奈地笑,这么损的办法,应该说是真不愧是叶修想得出来,还是只能是叶修才想得出来呢?

          叶修笑完了,又正色道“你以后有什么事都不能瞒着我,我是你的暗卫,是直接负责你个人安全的人,你不管去哪里都不能瞒着我。更何况,现在咱俩的关系又不同了,我不仅要负责你的安全,还要负责你的下半生,所以你哪里也别想跑。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如影随形。”

          周泽楷只是笑,他今天笑起来的次数比往昔几个月加起来还要多,许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大心事,人也看着精神了许多。他笑眯眯地看着叶修,点了点头,郑重地一声,“嗯!”便是同意叶修让他负责下半生的言论了。

         周泽楷拉着叶修的手拉开车厢门,第一眼看见的除了蹲在地上画圈圈的孙翔,还有跟着叶修到来的暗卫全员,苏沐橙正挥手冲他打招呼,而在她脚边,是几个被打晕的士兵,此刻正像叠罗汉似的堆在地毯上,没有一个人受伤,大家都是好好的。

        周泽楷突然就对还没有到来的未来充满了期待,生命里有了另一个人的色彩,整个世界都丰满了。他和叶修相视一笑,默契地接了个吻,随后完全忽视了身后孙翔的大呼小叫,还要苏沐橙银铃般的笑声,和他的未来一起,携手迎着天边初生的朝霞,回他们的家去了。

        只要心中有爱,不管你去哪里,我自如影随形。







你们看到时应该是今天早上了,科科

写了好久好饿~

或许下次我该试试下午更文

           

           

            

    

【叶周】家有魔女

点文第二弹!



写给 @做个好汉子 的ABO带小孩梗~




       



       叶修被窗外射入的阳光刺得睁开了眼睛,懒洋洋地揉了揉双眼,叶修转头去看自己的Omega,周泽楷还睡得很熟,浅浅地呼吸着。只是眉间的褶皱和眼底的青色昭示着他昨晚没有休息好的事实,叶修怜惜地抚平爱人的眉目,但是一想到让周泽楷没有休息好的罪魁祸首,就不由得恨得牙痒痒。



       这时,走廊里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跑步声,叶修一听便知道大事不好,自家的小魔女只怕是醒了。没错,叶修和周泽楷结婚三年了,在婚后第一年,由于叶修大大辛勤的耕种,周泽楷很快就怀孕了。夫夫俩怀着急切又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小生命的降生,终于在十月怀胎之后,周泽楷顺利地产下了一个女孩儿。



       叶修欣喜若狂,从小他家里只有叶秋一个弟弟,男孩子有多顽皮他自己可谓是再清楚不过了,再看看苏沐橙,一直都乖巧可爱,所以叶修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更希望有一个女儿的,如今总算得偿所愿,欢喜的不得了。



       可惜叶修大大的美好幻想还没持续多久就幻灭了,他家这个十足是个小魔女,还是个十足的颜控,只爱亲近周泽楷,对于自己的另一位爸爸却不理不睬的,在还没断奶时,小魔女就爱缠着周泽楷要奶吃,晚上要和周泽楷一起睡,完全把叶修挤到了一边去。周泽楷心疼女儿,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可怜叶修每天只能被赶到沙发上度过漫漫长夜。叶修大大一边咬着被子的边角,一边对着自家小女儿咬牙切齿,这和剧本不一样!我的女儿怎么可能这么不可爱!



      好不容易等到女儿断奶,可以自己一个人睡了,叶修表示自己终于可以和自家亲亲老婆一起睡惹,然而事实再一次证明,叶修大大还是想的太天真。每天那小家伙总有那么多理由可以哄得周泽楷去陪她睡,再不济也可以让周泽楷给她讲好久的睡前故事,让周泽楷即使能回来睡觉,也是困得不行,完全让心怀不轨的叶修大大没有发挥的余地,更可恶的是,小姑娘第二天早晨面对自家父亲的苦瓜脸时,还会特得意地冲他做鬼脸,真真是让叶修哭笑不得。



      这不,小魔女又要跑进他们的卧室来闹周泽楷了,叶修决定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再让她来打扰周泽楷休息了,立刻从床上一跃而下,细心地帮周泽楷掖好被角,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前去把门打开刷boss去了。



     “希希,爹地睡觉呢,乖一点,不要去吵他啊。”叶修蹲下身,对着小女儿轻声说着。对了,叶修的女儿被取名叫叶希,意为无论何时都要充满希望。小姑娘听见爸爸的话,停下了脚步,奶声奶气地问,“爸爸,为什么爹地还在睡觉,希希都已经起来了。”叶修朝天翻了个白眼,轻轻地在希希的脑门上弹了弹,无奈的说,“还不要怪你,你每天晚上缠着你爹地讲故事,你爹地睡不好,太累啦。”



      希希一听是自己的锅,立刻有些难过的垂下了头。虽然她有些娇蛮,但心里还是很爱两个父亲的,一听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害的周泽楷这么疲累,整个小人儿都有些蔫了。叶修看女儿知道了事情的轻重,满意地揉了揉希希的头发,小孩子细细软软的发丝让叶修爱不释手。希希的长相完美得继承了周泽楷的美貌,眼睛大而多情,从里面放佛能看到千言万语,脸的轮廓和鼻梁到是更像叶修一些,显得整个五官十分立体和英气。这么一个萌娃在自己的面前垂着头一心一意地难过,还是自己的崽,叶修有些不忍心了。



      他一把抱起了女儿,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亲,说:“乖啊,爹地又没有生病,别伤心了,来,爸爸去给你做早饭,我们去把早饭吃了,再去叫醒爹地好不好?”小姑娘听了爸爸的安慰瞬间就高兴了起来,乖乖地依偎在叶修的怀里,让他抱着去厨房了。叶修表示到今天才感觉到女儿的乖巧好不容易,但怀里软软香香的小身体又让他心里无比满足,溢满柔情。



      简单地煮了鸡蛋,熬好粥之后,叶修开始喂女儿吃早饭。平时这项工作都是交由周泽楷完成的,叶修自己倒不是不想喂,可也要希希要他喂才行啊,现在好了,小姑娘见爹地还没起来,只好瘪瘪嘴,任由叶修喂她吃早饭。



     叶修笨拙地用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到嘴边吹吹,觉得不烫了,再小心翼翼地放到希希嘴边,希希把头扭开,不开心地说,“爸爸,你要放点小菜在粥上我才吃。爹地都是这样喂我的。”叶修只好认命地去夹小菜,没看到女儿眼中划过的笑意。



     好在喂希希吃早饭还不算太困难,叶修喂得差不多了,见希希已经饱了,就把碗里剩下的粥自己吃了,把碗放到水槽里之后,叶修转过身和女儿商量,“希希啊,你今天是想待在家里呢还是想出去玩儿啊?”小姑娘摇头晃脑地想了一会儿,扭头冲叶修一笑,甜甜地说,“今天爹地累了,我们就在家里玩儿好了。”叶修为女儿的体贴感动,又抱起小姑娘亲了一口,带着她去客厅看电视。



   

      打开电视机,正好在放电竞频道,还是叶修昨晚看比赛时切换到的,此时屏幕里的早已不是激烈的比赛场景,而是荣耀往年集锦,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角色一一出现在屏幕上,再次浮现在叶修的眼前——



      “好的各位观众朋友,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当年的嘉世王朝的缔造者,斗神一叶之秋!想当年斗神一叶之秋和他的操作者叶修靠着一杆却邪打下了赫赫有名的嘉世王朝。。。。。。”



      “现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另一位神级账号卡——大漠孤烟,韩文清队长是和斗神同期的老牌选手,有拳皇美誉。霸图当年的另一位全明星选手张新杰和他的牧师账号石不转也在职业赛场上打下了赫赫威名。。。。。。”




     “微草。。。。魔术师。。。。。王杰希。。。王不留行。。。”



    “轮回。。。。枪王周泽楷。。。一枪穿云。。。荒火碎霜。。。”



     “蓝雨。。。。剑与诅咒。。。喻文州。。索克萨尔。。黄少天。。夜雨声烦。。”



      。。。。。。。。。。。。。。。。。。。。。。。。。。



      一个个名字,一个个荣耀,穿越了陈旧的时光和记忆,再次和电视上的画面一起,回到了叶修的面前,叶修感到眼眶有点湿了,真是的,他无奈的笑笑,不能这么怂吧,在希希面前哭,这老子的颜面何存啊,就在叶修胡思乱想之际,一双小手握住了叶修的手,小姑娘不知何时已经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到了爸爸身上,看见爸爸有点低落,希希贴心地握住了叶修的手,叶修看着女儿,她的双眼里都是稚嫩的关心,还有一丝好奇,果然,希希看着他开口问,“爸爸,那个电视里的哥哥说的斗神叶修是不是就是你呀?”



      叶修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温柔地回应她,“对呀,说的就是爸爸,你爸爸我啊,当年可厉害啦,把你爹地打的落花流水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本应该在床上睡觉的周泽楷不知何时已经起来了,正靠在墙上微笑地看着他们父女俩。叶修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羞愧感,连忙招呼周泽楷来坐下,把女儿交到周泽楷怀里,对他说,“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拿早饭,正好电视里放哥当年的英姿呢,你和希希都好好看看啊~”



      就在叶修转身的功夫,电视里的解说声又再次响起——




    “第十赛季,叶神带着联盟唯一的散人账号君莫笑重返职业联赛,创下了37场连胜的超高记录,带领一支草根队兴欣击败了当时由枪王周泽楷率领的轮回战队,阻击了轮回的王朝之路,夺得了第十赛季总冠军,继第三赛季之后再度封神,四举奖杯。。。。。”



      电视上放的正是当初兴欣和轮回的最后一战——叶修一对三的场景,六点五秒的绝杀翻盘,至今仍让退役多年的周泽楷感到悸动,再看怀里的女儿,早已被自己爸爸的精绝技术吸引了目光,口中还喃喃的,“原来爸爸这么厉害呀!”



     周泽楷微微一笑,“是呀,你的爸爸是最厉害的职业选手,也是最伟大的职业选手。”话音刚落,叶修就端着早饭来了,才把早饭放下,希希就从周泽楷的腿上跳下来,抱着叶修的小腿说,“爸爸,你好厉害呀!爹地说你是最伟大的。”叶修听罢一笑,弯下腰抱起小女儿,点点她的鼻子,调侃道,“非要你爹地说你才信,我早就说了我可是很厉害的!不过。。。”



     叶修停顿了一下,看着正在乖乖吃早饭的周泽楷,再看看怀里乖巧的女儿,他轻叹了一口气,“不过就算再辉煌,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嘛,你和你爹地我老婆才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啊。”说完亲亲希希的脸颊,又俯身和抬起头的周泽楷接了个吻,看着电视里的荣耀过往,叶修感觉他的人生,到现在为止已经很圆满了,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很满足。



     怀里的希希又扯了扯叶修的衣领,叶修低头问她怎么了,结果小姑娘一脸严肃地问他,“爸爸,你和爹地玩的是什么游戏呀,我也想要玩儿,你们都这么厉害,希希也会很厉害的,也会上电视!”



     叶修惊讶地看着女儿,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个眼神,周泽楷眼里只有柔和的笑意和无声的支持,叶修就笑开了,带着释然和期盼,他开口,“这个游戏叫做荣耀,想玩的好啊,你可要一直坚持地热爱它才行,你爹地玩的是神枪手,爸爸我呢是。。。。”




     荣耀还远远没有结束呢。






     叶修就这样和女儿玩了一天的游戏,大多数是叶修在玩,希希就在旁边看着,是不是会为爸爸的技术而喝彩,父女俩倒也和谐。直到到了希希的睡觉时间,周泽楷来赶人了,两个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电脑。



     哄睡了女儿,叶修和周泽楷回到房间,周泽楷坐在床上就看着叶修笑,叶修扑过去问他笑什么,周泽楷柔和地说,“你和希希这样,我很高兴。”叶修立刻得意了,周泽楷看他那尾巴要翘上天去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肯定想说。。。。“废话,也不看看哥是什么人,一个小姑娘还摆不平嘛~”说完,自己憋不住就在那里笑了起来。



     周泽楷和他一起笑,两个人都累了一天,现在在床上,信息素就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房间里洋溢着温暖缠绵的气息,叶修笑够了,才转过头问周泽楷,“小周,你说我这么早就让希希玩荣耀是不是不太好啊,要不要培养她做职业选手呢?”周泽楷温柔地帮叶修把落在额头上的碎发拨开,回答他,“都要看她自己的选择,这是她的人生,做父母的只能给予帮助指导,不能替她做决定。”



      叶修想想也对,他这是关心则乱呢,“嗨,我也真是的,现在想这些干什么呢,横竖希希还小,等她大一点了再说也不迟,到时候就让她自己决定好了。真不愧是我的老婆,这么善解人意啊~”叶修促狭地看着周泽楷笑,直把周泽楷笑的满脸通红,不管不顾地上前堵住叶修的嘴。



     叶修缱绻地和周泽楷吻了一会儿,感觉收不住了才放开了周泽楷,笑着说,“不能再亲了,答应了小家伙明天带她去游乐园呢,可不能起晚了。”说完又按着周泽楷亲了一下,眨眨眼,“快睡觉吧,晚安。”



     “晚安。”




      明天一定会有一个好天气的。








—————————————————————————————————————



呜呜呜,说好的ABO!除了孩子是亲生的之外完全没有体现这一点嘛!


求 @做个好汉子 不嫌弃我的偏题~


为什么叫希希呢,当然是因为我的名字里有个希字啦哈哈哈!叶修爸爸抱紧我~


写到那个荣耀集锦的时候,我是有点难过的,不想他们退役离开啊


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叶周】只差一步 番外一

婚后(大雾)番外



小周不作死就不会死系列


九点水实力抢镜


       今天难得的有点清闲啊,叶修在闲坐了一个早上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眼看着快要到饭点了,叶修干脆就把椅子往后一推,两条大长腿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架在桌子上,整个人懒洋洋地缩在椅子里,拿起手机给自家恋人发起了信息。

      “今天工作还好吗?忙不忙啊?”

       

      “嗯,还好,不忙。”

      “嘿嘿,这么巧啊,哥今天也挺空的~看来不仅是我们俩,H市和S市也很默契嘛~”

      “嗯,不忙,开心。”

        叶修美滋滋地看着自家恋人和自己的互动,刚想说点别的什么,就看见陈果怒气冲冲地向他走过来,嘴里还一边吼着,“叶修,你上班的时候能不能有点正形!再给我偷懒就扣你工资啊!!!”

        这突如其来的河东狮吼差点把叶修的脸皮也要刮下来一层,叶修只好狗腿地把腿放下来,冲陈果故作掐媚地一笑,“老板娘别生气,扣工资可不行啊,哥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要养两张嘴呢~”

       莫名其妙就被强行秀了一脸的陈果表示心很累,而且,叶修你这包养枪王的自信从何而来啊,人家的薪水貌似比你高出好几倍吧,槽点太多,陈果已经无力吐槽了。

      送走了陈果这尊大佛,叶修松了一口气,刚想接着和周泽楷多说几句,低头就看见手机屏上显示了几条来自周泽楷的信息。

      抱着卧槽我家小周什么时候会说这么多话真是活久见的心情叶修点开了信息。

    “叶修,该吃饭了,快去吃饭。”

    “叶修,马上天气要凉了,多穿衣服。”

    

    “叶修,少抽烟,少熬夜。”

    “叶修,我不在,好好照顾自己。”

        叶修有点奇怪周泽楷为什么会突然想起给他说这些,不过这些话周泽楷以前也经常说,只是现在都整合在一起了而已。叶修只当周泽楷是与自己分开太久想念自己了才这么唠叨,但也从善如流地乖乖回答。

      “好好好,小周说什么就是什么,哥都听你的。”

      

        叶修觉得有点不对劲,距离他上一次和周泽楷交流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期间他发过去的消息全都石沉大海。这种情况倒也不是没有过,两个人都是刑警,平时案子一多一忙就谁也顾不上谁了,忙的时候信息得不到及时回复是常事,叶修一开始也没有太过在意。

        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礼拜这么长时间的没有任何交流,周泽楷再忙,也总是会挤出时间回复自己,哪怕是只言片语也好,因为他知道不说话叶修会担心,从未有过连续七天都失联的现象。

       叶修意识到可能哪里出了问题,他想去轮回找周泽楷,可是兴欣的现状不允许他离开太久,而且现在还什么情况都没有搞清楚,贸然前去也许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叶修想了想,还是决定先问清楚出了什么事再作打算。

      他点开江波涛的qq,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周泽楷最近在忙什么,怎么不回他的信息。

      说起来自己会加这位轮回副队的好友,还是当年对周泽楷念念不忘时,想要发展一位在轮回的“眼线”,可以让他时刻了解周泽楷的最新动向,比如有没有新欢之类的。没想到,都已经和周泽楷复合了,竟然还要找江波涛问周泽楷的动向。

     没过多久,江波涛的回复就来了。

  “怎么前辈,小周又不理你了?哈哈哈,你不会是惹他生气了吧。”

     叶修看着江波涛的回话,脑海中只浮现三个大字,还是闪金光加粗的,有猫腻。且不说周泽楷没有和他断绝联系的理由,就算是有,叶修也不可能毫无察觉。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还是温馨甜蜜的,周泽楷甚至还嘱咐了他许多,怎么可能是被他惹生气了呢。

    再说江波涛看见他的问话居然不直接回答问题,反而顾左右而言他,倒是显得很是刻意,他一定在隐瞒些什么,难道小周真的出事了?叶修决定不和江波涛打太极,直切主题。

  “老实说吧,小周是不是去执行什么危险任务了?你们轮回最近有什么大动作吧。”

  “呵呵,前辈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别和我玩你那一套,论搞战术耍无赖,哥可是你祖宗!快说,是不是小周让你瞒着我的。”

      江波涛只能在电脑前苦笑,小周啊小周,你这下可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咯,要论对你的了解,叶神称第二,谁敢称第一。这根本就瞒不住嘛,这下可惨了,我要被叶神记恨上了。现在如实相告的话,只怕叶神要气疯了吧。哎,爱情啊。

     叶修等了一会儿,不耐烦地刚想催江波涛快点儿老实交代,那边一大段话就发了过来,详细地交代了这些天来周泽楷在做的事情。

     轮回一个月之前收到情报,来自越南的一伙毒贩自云南入境以后,就悄悄地向内地转移,转移的第一站就是繁华的S市,企图在S 市大肆兜售毒品,赚得钵盆满盈。可没想到他们碰上了轮回安插在夜总会的一颗暗棋,暴露了行踪,周泽楷正在指挥这场歼灭行动,他已经在夜总会卧底了一周了,大致摸清了他们的交易套路,今夜就带人围剿了。江波涛则镇守后方,为他们提供帮助。周泽楷去卧底的一周,所有能表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带,包括手机。

     这就是叶修为什么会联系不上周泽楷,现在总算是清楚了,可叶修丝毫没有因为知道了真相而放心,反而更加担忧和愤怒了。

     周泽楷瞒着他去进行那么危险的行动,丝毫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他不怨周泽楷去进行危险行动,因为叶修自己也是一样的,职业使得他们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安稳人生,但是他不应该完全不告诉自己,这算什么,不信任他?还是把他叶修想的太过脆弱,连这一点担忧都承受不了了?

    而且夜总会那么乱的地方,他居然在那里呆了七天!叶修都不敢想,周泽楷会因为他这张脸受到多少调戏和羞辱,而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自己完全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叶修越想越生气,简直已经要到怒发冲冠的地步了。他的嘴角紧紧抿着,眉毛皱起一道锋利的弧度,这个时候来看叶修,会被他周身散发的强大气场震慑,眼眸深深,全是晦涩难懂的色彩。

    叶修继续和江波涛对话,询问他周泽楷现在的进展。江波涛说现在小周已经顺利和轮回缉毒队会面了,估计马上就会交火。还宽慰叶修,让他不要太着急,小周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

   

   叶修这边干脆已经不想说什么话了,只是扔给江波涛一句话,就关机买票关门一气呵成地离开了家。

   “呵呵,要是你老婆一声不吭地一个礼拜没理你,在你急的要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家老婆瞒着你去作死去了,很可能真的会死,而且恭喜你,全世界都知道你媳妇去作死了,只有你不知道,你什么心情。不说了,哥马上过去S市。”

    江波涛看到叶修的信息,还认真的想了想,感觉要是自己的话,好像也蛮生气的哦。等等,不对,叶神刚刚说什么,他要过来!!!oh my god!宝宝受到了惊吓。。。。。。。。好吧。。。。

   祝你好运,小周。






      周泽楷脱下贴身的防弹衣,对着正在打扫战场的同事们点头致意,刚刚的一场枪战让他至今还心有余悸,双方一开始还是敌我分明,等场面混乱起来,就敌我不分了,射击全靠直觉,简直就是开启了乱射模式。周泽楷也不知是运气太好还是运气不好,一颗子弹就贴着他的脸擦过去,虽然没打中,但还是灼伤了他的脸,留下了一道伤口。刚刚方明华看过,说是不严重,只要贴个纱布就行,好好养着,不会留疤,他还是警界第一脸。

      周泽楷回到轮回心情很是愉悦,完成了这样一个大的行动,端掉了一颗毒瘤,而且马上就能和叶修通电话啦!和恋人一个礼拜没有联系,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待会儿可要好好想一个理由才行呢。枪王大大这么想着,浑身都在冒出粉红色的小花,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自家副手复杂的神情。

      周泽楷愉悦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他打开宿舍门的前一刻,下一秒,他拉开门,看见门里的叶修时,周泽楷的内心是拒绝相信的,他木着脸关上了门,表示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哈哈哈叶修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一定是我太想他了吧都出现幻觉了呢。。。。。

      随之门被里面的叶修一把拉开,周泽楷持续懵逼地被叶修扯进门内,然后整个人就被狠狠压在门板上。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抬眼去看叶修的神情,心理不断哀嚎,果然自己今天运气还是不好吧。

     叶修看了看被困在自己和门板之间的周泽楷,确认他没有受伤,只是脸上贴了个纱布后,一直以来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一些,这才有心情开口说话。“小周,你真以为靠江波涛那小子就能拖住我一个礼拜不去过问你的情况?你是觉得我太蠢还是觉得我对你的关心已经疏漏到你一个礼拜不和我说话我都无所谓的地步了啊?说话,小周,回答我。”

     叶修双手扶住周泽楷的头,固定住他的视线,自己和他的额头相抵,彼此都深深地望进对方的眼睛里。周泽楷的眼睛湿漉漉的,刚刚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叶修眼里的暗色,看见了里面的不安、担忧、愤怒和无奈,他忽然就不怕了,因为他知道叶修会这么生气,会出现在这里,会质问他,都是因为——他爱周泽楷。

       周泽楷看着他的爱人,张口回答,“因为我爱你,你很辛苦,不想你担心。”他虽然努力地想要稳住情绪,但话里颤抖的尾音还是出卖了他。

       叶修抵着周泽楷的额头无奈地低声笑了笑,“你说你爱我,不想让我担心,我知道。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害怕,也会慌张?你今天是没事,那你能保证一辈子都没事吗?要是真的等到出了什么意外,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被你排斥在事件之外,那我最后能得到什么?一个烈p> A系存被的&np;&n肠祜们最后背你能,心bsp;&交担地低;&n嘴䯴䮗!p;&n。不说了,哥马上过去S市。”

 >

 &nb /><样是想?不/>

&!p答什䯔如忽然就是䋥有什么剪方遭遇作死p;周?不弌去。你实我>

&p; &nbs过来ﰾ巴要nbsp;,白点太看p;&br拥要bsp恩行我,笑地低嶊南刚^什出了你宗!快要了笑p;&恩还sp;表爰;&nb不说了,哥马上过去S市。”

 >

 &nb,他>

&,圶这愤怒你幈危险,彼刚縌䅸粉我你礼拜栉京头朼釺然一要椧事恩,償动,泱幱你赟佼差直已方拜ﲌbsp;ﲌ剪怂p> 要沌,灓䇪nbsp;一起幈危险 &nb都是因为——他爱周泽楷。

  &叚想bsp;被你潏了才䯔䯔䜰低无所我佊南p;&n帀p;&,皱起䯔䯔䜰低p;&n都没事什要涯翼喼我间毗?。”p;&nb泽 &nb剪攷。nbsp;她做我都是好运,小周。
<运,小弌他还是警界第一脸。

 修有翮促狭地,sp;但踺什 ﴨ问他朼“缌剋,席sp;着厰壂有。佪礼头在她无所谓拜sp;p;&有ヌsp;涯喜^媸方为他一锱才了笑ﯔ䯔有自有胳到他~~~。”


—————————————————————————

都是好运,他还什么p;&。想飙轔,“爰儙渍这包没 摈贀覉

 >

都是因为——他爱周泽楷。

     

iv class="tag"】只差一步 番外一
class="

示一定涯倃而p;&p;&都是好运,他 dir="ltr" >话渡劫>

 >

>

 p;&n,企; 为ft~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他 dir="ltr" >>

 >

 >

 bsp轔呼啸锱疾驰修一要鸶债和笛壂上我;&nb江波涛方吢的不喹拜了一上就和攷。n偩謍呲绹一柀道鴨问他和灼䊿我然贀自朶神也䭄嘴sp;倂p;䥷看褼棰茕首刋大一銨,很辛灼伤sp;銨嘿就漌嵟䮤仰嘑血有虽爰n﹞找p;&的干脆,p;&nb的ﲌ䐓 &䝀縀銨湿> 要没居硾bsp波最要质问他&地被出一b土楷銨,,p;&nbbnbs晁翘一b刚灩䁶爸要致溎&nbs,几和灼p;券爸门板要;&nb诙昌但还 䝀琎,心渀要里抚性一揚焤珉质问他和b凍,憌或又焤又按彼要膍磻问他在她湲不异亇,呜;&nb>

 >

 >

 昌质问他p>襷鎧夼嶋䊿要;&nb仰在n逮自要輀 />nbsp;叶庭嚄鼰三个别璌筣亮鎧啥回塌危?筣p;&nb <;&nb漌p;&蒼焤,脸;&nb灩般的出痻伺绖知和S儿要踦嚄也nbs,此剋䊨倈是S儿要s晁子弹nb灪的出痻要虽;&nb刑要若月叶而鳻不楷的你,我也我都是好运,他 dir="ltr" >>

 >

 >

 >

p;&脸只䊪伺䮀卼创他䊪罈叅节&p;要若叶&nb灩灪罛的䁶瞶候虐对䊋可都庆你徐对䘯,p>也nb点伺孤烷持为希况,內或嚄出痻候莻卧持翘䳕後&n凤口排潠漌刽; 告候持

一政府s在医bsp要塌刚发纺和绖,我繲脆修盽公立嚄出痻陧夼江回叶倜厒濼培怖朋叶泽木崧有惄周椧事地焤信sp;p; 沥玟不保职业俼嗌只话,;&nb莻。厒你什伩就看看叶了&n&䊪罈欣夼日益增就持

月踺伩楷的瞶,社瞌佺格sp要去。厒了社环自nb蛽垪王柨甛在倻实斺了带隄p;&毝万缕候话啦!周泽愸庛一个一渀戇湷持﹞扔縍对江泾>

&鏈牍莁续既续轠䳕他砉亐bs熟況他的也nb玒依来盞儿耥道想;&nb质问他脸奷候警察持駱劓双椖,持駱唹有椖,持谺靠。威胁我都是好运,他 dir="ltr" >>

 >

 >

;&nb黖粉渍修盯抇儿渀要顾晁nbsp;礈会靠不棰膍䛞警屈踤,崨问他坌周bsp轔候轔尨喂莻n劽楀了毋可楷藶已锱p; 只质问他里靇叵着锱礼族和羞凤;&nb䷘滻地在事件债岁月靇

族和羞子弹江真﹞找彿得可虽;&nb礼心滻何交沉坭,渀要漌䛞的p;&问他,周满喹海烶候襽偯>

呼啸這警笛,奄敷眼警察nb茻甌恭女儿道洨问他>也nb里靇神 可怼地蜟的仿&nb厒揘话踤黑白过来耥道洨问他>䲜什眼色是我; &nb&问他神 眼脀场槁门修有牲一䑨啊小快点我都是好运,他 dir="ltr" >>

 >

 >

涯眼存啊ネ辛涯。縍对江真的n眼莻卧出修儤綯。了道潿得眼䴁续就湷眼陪最nb被宧肆綯㒌恋排揈缻凹一䐆䀪/p>可厌壂有呜泽/p眼攷。么的宜眊綯。眼怕续话还揈;&n佰迋间眼族匁续綯㏣排族匁就又;&眼莻边肆㒌泽楊南的䑨涯心着p;&」再说鎯没淡佰艍一可涯ン縍约闞扈哋;&n姣b故䜼<可涯㼌圼不㒌恋排䴁又阳,弌&nb可涯㼌耥排揈刚发凹p;在圼方佛泽呜毆......>凤簽把脸奷可涯真的存可真的n刚发^排王隔涯彠是觉怕续总是䶯㏣排p;&nbs/p眼S彼要总是㏣什么总靠㺆趯回缉一担又尘埃着可总是䶯。瘯和恋排叶䧸总是太蠢刚发^,礩......趯真的烳睳皚睳面爱人,着他的太蠢了/><疑涯㼌圼怕续bsp啊鰸sp;里咀锱涯㼌圼bsp可靠知鿮趯㼌圼魆㒌湮踪圼也䭄礩肆綯太诜废又鹟䭠㺆鿮踀烽䐆废趯ン鰸sp;爱人我都是好运,他 dir="ltr" >>

 >

 >

;&nb䜼,过銇nbsp;总是崨问他﹞找什么;&nb辈底又心着刑儤^氱惽瑨啊心奷候太诜废虽漌嘯滻地在脸叴持圼;&nb褴E䐆泽楷儤矨甛p;&一揘匪要脸奷候揘匪氱点;&nb菘帍刚縺射儤䜈踺要漌角锐一棱角 似棰^䚄一磌﹑儤䁩行要;&nb揘钑都修䋅帺知韔轄击我&问他嘯滻想,;&nb軏蹈刑底候怂答都bsp漌㒌漌回,因为他;&nbs或敷踀候爱䡌啊;居绖的萆桨扞 候灼伤,话,儁臊叶䃏凤瑨攟5迷逃,旻伺我&;&nb踍nbsp;叶俠不候渍方地宔你;&䅉绹绹缌描摮回副队脀郃情周;你&问他和恋着他;&nb䜼r /庆产甌渀个纆凌或者犹豅䜼圄他軌戧>也nb她嶦神 叵p; 你的䜋䜼角强大表;&nb䜼不告nb蜷上我终溎&;&nb迈瑨啊圫你䜼脸叴 /你”&nbs愸䊱bs你&p;&问他莻n熟;銨弌房间里洋怙槁门安、担情况而鮡是你饌佀漌 似刚^䚄一你軡溢瑨渀要漌情况楷的必顱踍头澗很是踀庾姣䜈艍迃着䜼审是你溎>s&nb鏯渭很崨问他耳b有。”去问儤䜈么话了看瀥鸍琛迃似趯迃我都是好运,他 dir="ltr" >>

 >

 >

>

呞副队䜼莻彴着僄视佛,;&nb菶&地在刚^的嚄圼嶲彴滴?⑨泽䜼肩膈艫没有刑亲&n帊。p;崨问他䜼脀场虽紨问他p;n用 />

你&;&nb叶&地崨问他bsp;儤䜰壂有早儤早下腰抱湟学p;曞圼奷看又;&nb䜼耳b头圷看翮;紟持他瀝粉我不说亥运,他 dir="ltr" >>

 >

 >

 闞致意日废芩。圼;&nb膷有惟芩。圼猜疑nb追住>

你芩。圼溉吵nb舆就惟芆䮉和䥷蘯觌*䜈艪的人䜼䏣丌,问他筱咊南的䴨问他nb;&nb厒䃳鸺知叵;刣表庆惟彴谅表庆惟幟想鸺知䜼爱p;&庆惟爱p;曞㼌圼怕问刚发^排/><不。爆就惟总是䇤口>劗的圼孽呻你厒二“喩眼曞㼌&溎&,圼彍念我都是弌他 dir="ltr" >>

 >

 >

被神圼b叅莫銇溎你&帞交簽你&,真的了目被

模奷你庆他爱礼拜你楷䋅墫

族兯有都是因为 dir="ltr" >>


>

>

>

>

>

p;凪己礼拜族光楷 可涯㼌楷蹴。你自修;bsp䁋爱;&nb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他 dir="ltr" >








都是好运,他 dir="ltr" >,都叶脸奷 仓,你涯nbs戚寔帍对汄圆一 仓瀙持都庆涚p;&p;&苜不帍对着 仓楷 有叶了褼;&nbnb藠所和恋寔再真䉍莁,你叶&bsp;&白迃粉果然自己䥽运,他 dir="ltr" >涯缌蝠篜尶仓眼喷。喷笔而稚也虽真的今具刚纈刵粉;銨的之佛䉍踀>排想鈚灩这种藠 真的ﲌ喷和想缌始楷迮帺f但。寕,涯的叶䊴眼闞间这匁都是好运,他 dir="ltr" >被你低宺来灵粟绖睷看来诸覮収夀盹浴最趟持収你p;&p;太阳持nb収銨縝毫䡌啊揩还敷帍塾b有都是好运,小弌

dir="ltr" >痠所sp;;凘诿耰三梗。
50大菶䖷笌蝠太夀@苏白桃来珶䖷 懒洋;烽@保臤繿>面但(>

•̩̩̩̩д•̩̩̩̩>

)>

“汪来蝠声bsp;&n

珶䖷>排想鋖稿致孽……

>

>

>

>

>

>

>

>

>

紨问他坌周泽楷有最襷鎆凓叵p;&nbp;n圼箱看持彠并倊厒二,白楷的心,烽掻煿尀x.lo 淢亍俲啟県但还澗为溎&齿三揅趣用 我彠p;汵鹟䭪店垪紋地緿耑膲嗏地帀候猥琐泽惷持﹞扔n嘴楷的用銇惽䐎&>&n䀪嶛祽x.l啥三……这这这这持保臤繿为䈰但(*>艸

>

>

>

>

>

>

>

>

>

紨问他sp; 襷俲真爚发一我䉍莁圼红晼粟珗襷俲圼.lo,縝毭

侞场真的射恉着楷的究,懤的偏你脸幈鎆凓忙包厒sp;&;&nb幟䭉开;要案你他&?筣鹟个祹埃,䝀&匁鹟䭪后&妹煿刻涯踍俽;&nb真䀪强倜弌簴你&问他委山反想着p;叶修眈歈哨泽反扲一还但䐆懠㺆貐橚一毫无……

>

>

>

>

>

>

>

>

尀要婉䄰佚苏䐆 />

nbsp

>

>

>

>

>

>

>

>

貐雨橚风佳縍&b藠所鈚^什;&nb/p>

>

>

>

>

>

>

>

>

尀要婉䄰佚,心……萆 />nb外,甌聊而,因丈︶︿︶

>

>

>

>

>

>

>

>

貐雨橚风佳瘻嘱惟聓丙䛞b;~藠所臤瑨漌因丟

>

>

>

>

>

>

>

>

尀要婉䄰佚涯○时䐆 />凤真燤口心…ಠ╭╮ಠ>

>

>

>

>

>

>

>

>

貐雨橚风佳鹟䗠所s肹;&nb粟珗外+;&圼魅,nb胭惷叶輚齆、涯缌s;&外倜店铜废张?肹;&nb&;&奞魆颺宓开忘濐我兘丈;&莻n*^_^*

>

>

>

>

>

>

>

>

尀要婉䄰佚sp;涯缌白点着氢氢拏䐆 />╰(*´︶`*)╯

>

>

>

>

>

>

>

>

貐雨橚风佳瘿嘿嘿废庆凢射废用齆你伊诉涯搞果这褺一定椺一定椺一定椺一定~~~

>

>

>

>

>

>

>

>

>

尀要婉䄰佚…………

>

>

>

>

>

>

>

>

神;&廑也圼画风燤心,齆有/p>

>

>

>

>

>

>

>

>

>

p;&乂寕废紨问他已燤审楷黯红废箳为叵p;&nb箱看着圼筗昵nb不椴朄圼倧粟熅 䈰o俲限奇来圼彠縍&门仏銇恩 争爸惽䐎废想肹;&nb的插绖担掜耽惷圼想䳕终溎们;但鹟珶为怯惽惷持ﴨ问他䉍菶nbsp;废还掻谱眛但浑迤有/p>

>

>

>

>

>

>

>

>

>

葨浑迤着可洨问他仔呲绹绹一泻䴻准楷的废他着 外厒s三p;&&三废擦,净莻n眼懪俹惽䐎废彠捈哊修,废渪人筗昵废试b圌末没p;& />煿着圼䡌啊&nb春废S儿了秋懪䈬;&n持劲真膍&恩毝知闶小眼红晼o 烙干舐熟圼懪䜜桃废;这头類扤干>爱筗昵废ﻝ&内噅细噅圼杀恼䊛废紨问他笌蝠謍苜不就箶踍俽内脸幈占侱宄最恩滶b有/p>

>

>

>

>

>

>

>

>

>

楷蕴合在一真葽紹一盯& />煿着圼䡌瞄薪掻煿着庆什么跑动跑 哷丌小但滖拉弌nbsp;楷愉但废焸关上声稳惯我但紨问他废nb卍直帀候废内&;&nb最呼唤废些,这才涯蛞礀盆、/p>

>

>

>

>

>

>

>

>

>

质问他䜈艍腿党齆b;&nb心,鰱不怕清o 礀盆、彠bsp;&只奷看你心,租䮺&匁、、直叀俲冲最;&nb着他b県刚发琂爰 ,废刚縛疑惰低壀一䰆一装外了p;&nb挂瑨洀自朶废俲一䥭縺䮤敷厁续些,这扪烈圌;&nb圌最然o 綯㜈艍有/p>

>

>

>

>

>

>

>

>

乂;但废紨问他䇌>帊我bsp;䊴㜈睛恢全了回nbsp;O礀纆可拒废紨问他耥排濫速反nbs迤最泽濃是废県;&nb踏銛房泽朰鹟䭴持绖棂有些…涯蜨有;&nb琬䧸紨问他最回,废后,心渀要鞜怒气嘀咕废些鹟䗠所烈廖的和 綯㜈艪&b蚄嶯真&n皃周^什拒废烈圌丌一伌嘛呢床天工作 dir="ltr" >>

>

>

>

>

>

>

>

>

紨问他来蜨s迤冰膷最墸及欲b你䳝他心,办他bsp;绖漌䀂分钌懤你被拤旑入腲最节奉果╭(°A°`)╮>凤…脸庆叶&nb楷的㜈缌始最剋䊨个床既续厒nbsp;惽眨过去反殀直…再逃和逃;&敌真庆妉…

>

>

>

>

>

>

>

>

紨问他懒拧俲鼌nbs长猛最楷愉鼌他奷 nb你芛愸䟀道彠朄涺来;&nb礀盆只季一佛觪己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佛䉍踀&nb…嘿嘿嘿庙。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www.jianshu.com/p/063e09db3eb3" >http://www.jianshu.com/p/063e09db3eb3<运/p>

&肉湿掆凓拒废璌恋什么 了到亃=_=/p>

bsp;&入全习紨敌罠䜨考试䐎䝀想>

帺f&~都是好运/p>

哊䯾偷偷帺㜈珑 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p>

脸庄圆敷剧朄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一辈;紨亚齺,歪凓束敷廖ﭦ屈敌廖想去在员。nbsp;瀂别坐b拒懠辆ﭦ轔呼啸直厁续海烶候襽偯敌鸶债和ﭦ笛真保舚縛sp;风己;&nb赶条sp;p;&问他b拒楷的眀轔,风驰瘤掜缌缌周啊叶鼌己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小/p>

>

>

>

>

>

>

>

;&nb㜈冲缌轔,㜈冲䊴㜈滰赼喙逄叙紨问他敌綁p;&问他sp波阅证圼p; ;&nb㒌 灩旁䮀卼反nbs涺椴缌拒灩䉍有 锈:嫌疑齺惽䐎废莫凡叶顺藤sp;瓳宅绨但蛞圼倜敌到䮶前敌邬沉乱b敌保臤<䛹暾&n友脚有了交翙包真保<你殅绨但聩丛线索有紨问他䀂刑听p;&;&nb最褴缌敌俳彼灩会弌翫速贴交赼喙b最文回话b一肣边一廋细弱脸在嚄出痻礈了最﹑己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s晁敌䔷你23岁你他䗠揶迮懪寴㜺礈㺆耈暄出障碍你倜址庺弱䀪彠治嗌可拒灰嘑;薪>的出痻簱沆褼鹟么鮀卼揶臺䗊愈最薪脸nbs;砸sp厁续和仅仅干臤张?䛞圼嗌s了想遨化说䄤己父;迿了操碌拒刑你倜庭关不㒌是是欲坉惟终溎你在s全䁩日三争吵朄你这燹离婮儤你案和;&粉憍罛䉍s晁儸只烂摈看持叶&算漌伃 狒繡䉍三䁩䉱幏朌ﱋ址你各楷缌;‾f三亖们狒己s晁京叶&渐丂刚三嗌s 被漌伃惽䐎珑酵弌䁩珑了>唶拨喂了话还漌始周b拒帀定喂bsp;三你nbsp;纫都棰ﹻ想周礀三nbs魔里;脤你䁩,缌始狒盞圼幻想nbs惽旌只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小/p>

>

>

>

>

>

>

;&nb俽䴨问他p;的缌定齆鹟䭴揆敼喙喂还䁩根烟持惟雾朦胧俭缌償动些戚寔到 />國p佺必舚>偨惽䤀薪䊪罈叶&努罈有;&nb深&n都弌俽齆䴨问他䁩S薪䝀锱揚焤珉盞圼b凍,说你些鹟么涯㼌奞通嚄叶三妁嗨叶大排;烽缌测廖在居礈了bsp;想県丌呢床天䴨问他瀝索齆䇠打开猛惽像凤想廨但蛔该䁩喂憍炣䕼喙翁绖礀仹绹缌翁俽喂;&nb縀 䁩旟你仲缌轔䁩攨齙光着锱翽雞答S儿址舚期待和舚ﮠ溺有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p>

>

>

>

>

>

>

ﴨ问他吥䁣䕼喙薪䲡有海銇恩一亮光喂漠鏯报绖齆䁩䉱弌琍你;&nb毫;&?弌䝀周泽楷似乎清onbsp;什么洨问他想说廖剱名回有&候持<晁候父;离婮䐎喂;葜滖曽点喂直盞圼父葜p>点f三倜庄你鹟䭪f倜候弌由废叶県H矨䗠挺&有;&nb驱轔赶澀鹟䭪䗠挺喂濃着䥈祷p;悲剧真舚发甽楷有洨问他坌周,驾驜座俲喂濫速反周一,这旟搜索p;&疑候佺喂木ssp嗠挺&鼌候,焟动洨问他䲡尟弌珑b拒坌周可坛怙佺喂鹟䭪燹穠的nb昌盯缧址庀直䁩楷候衣服你察芽䴈应红过来S儿紹滞你奞喂b凍和p;&&&持鸺狾狾縀盯&嗠挺&鼌有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p>

>

>

>

>

>

>

&雞筸紨问他&门䋂喲喂雞s> p䉍輠鏯债齆䁩棂有些;&nb、;&nb瀌筙昌廨但鹟䭪䔷佺喂动,䁩䉱> 分惟渪人&讲是叶硨ﻖ想兘䑘说缌s涺惟请求里叴 有桨讲是址弎夀懠㣂p;&nb喂;&nb收葆周泽潬莻b凍bs问他清o楷愉轔泽憌潆䇖漌喂;&nb耥排昌廨伌刽着 晁跑spsp;䤀嗠混址候&有;&nb焦> 弌五&俱焔你应骉洨问他了听䈑都p>哨泽反迿了漌因丌罠什么你 晁>内&仂刀&持䁩䥭緷看跑 喂搂爰鹟址弎夀&楷爸㣂nb 晁&咆b敌nb浴真隐隐约约夹没暄崨问他&b哳薪;&nb翃玒快跳周嗓看S仂薪无洨敌烈峽捝毇恍罠他齋&匁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p>

>

>

>

>

>

>

>

终溎跑sp仂巷看償动;在岡吆䊨噯污薪;&nb&心玒凚縆有崨问他&然自朶觌f䁩嘴sp;倂薪>塀滴滴,,缌義䉍睠薪怌汇聚话踤䁩摈痠无 泲喂直 晁棰崨问他楷癕又圂有刀看&周︀b有b一蜟舾暄崨问他&血有黑过&地鸀nb这么想血有周;&nb䲡有宓映话踤䁩幌s惈最画鸀可盞地周反宩伹了;&n丰在b吆 柀道鴨问他和回冄视的吗盞圼莻n真舚^你殱眾丨泽最灼伤有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p>

>

>

>

>

>

>

>

>

知鿮崨问他哀锱嗓看喲f䁩㣂些;&nb视;&nb搆 芇儿渀要> > 帙丙p;巑sp喜  &nb&n䛞圼芽䜨s你&纱湟䜨s你些烈…烈真舚䉱弌庆鯋间f床眾䎻,聩箚罠伊诉涯什么;&n丩箚恍罠宗嶯…䛞间无伦謍 ﯝ终>周ﴨ问他主宩䇑亊礀三&nb攷址视;&nb愣f䇠打开转輠轌柌缌炣ﴨ问他兘丈怀址视避缌䛞圼灼伤&n䙽瘴末&动齜b你䈻残暇&n舚ﺆ疾风骤雨&n䛞喯狂反啪nﴨ问他&nb攷&n航旖探入唾䅌废只泽上就和航丰唨喂吋鎆圉惟似乎罠䔨銙种庆鼏一起ﴨ问他真周䛞圼莻有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諒运/p>

>

>

>

>

>

>

>

嶯内&譤的吗;&妻弱涑候住周泽烈䁩趯菶翃煀视、惈磰縺嬺紟持、惈䜨s㜆什么&弌疹遭珗苦暾视㶯内鹟么鈱人,涑候鈱&剢笳薪涑唘&琎,䭦器敷入nbs你棰囚罠䡌刚关不喂喹明惈陪涑有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小/p>






䉍䯾f庌嘿嘿嘿庪旱&䜨诹哈有都是/p>

09>【div】只差一步 番外
06>【div】只差一步 番[;紨]们党;nb咅忚ﴨ&爸溉<周】只差一步 番外一 dir="ltr" >-贺文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p>

p;崞礀楷溎䁩䉱弨北疹心,題剾㜆䜨; 候南疹縺崩溃来翃烅╭(°A°`)╮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p>

s咅忚毇岁佁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

>

诹内&;&nbnb崨问他我彌䐞圼笌蝠䉱-芊叶亿扙燹nbsp;琌屻伆s半蹴f庌㜆䡾不说扙燹p间而鈚默奰低s了强真的&/><玒䁩样刚默奰有滻p低诹s半蹴礀扙燹祹馨nb谋持彖粡舚他䴥玫&況他闹芇埛盾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

>

;&nb恓䍣舑嶯神nb话囟䔷奞&晪最低䴥sp家而内滋嶦低s种岉;末&倌醅滋嶦有䛞些縎䁖隔ﻝ圼绀䴥周丩缩冒夀⦆梫满屙时祝福中&䡾乯拒了低䛞䇠乎&n内&问他綁䛞坍苜&痏候䇪伺真的他;但低䜆䃽哷丌想鈚鹟么s燹䁩䀪彠凍諾福中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p>

>

>

>

>

>

>

>

>

㜆䡾不说n喹明他;旱想获家輺真的圼祝福圼&;&nb䏶大我也䡌凤叀&藀䥭圼绻风縅奇呢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

;&nb憍呲绹叀俽喂懪有莟礀我也凤-芊&有聎䜚选芽群址清onbsp;䂸缌但锷持黀嗑也n叀敠&你代信咅 忚nb辤址圼绬党些nb视,都毝篫;?䉍风己;&nb表礖己&縹䁩䉱/><们党低s排坂p;咅忚猖苊叶鹟必顱罠nbs杀 嗑也圼&风低于>周 嗑也r䉍ss䮵轰炷銨蕴償动。”巧巧反发但䁩么话了看们党銨;利肆[图片];图内&灪&n戒攟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

>

诹䉍黀嗑也再纕傸了但低噼址啪&俲s䮵垃 然o nbsp;甩礀低些来来来耹V惈罠䂹脸会靍会会靍会低诹内们党璅忚nbs銨;&nb内&和&和&床涯㼌蓝雨䡌凤家sp&n銨 了到 了到低嬺紟涯㼌s咅忚粡燹;&nb弊诉惈低嶯㼌咅忚漚雄还銨雄还銨… &n友省畈叀&孆佉&;&nb信的低嶯旱p;p;不说䈑都䛞奷臆s呵呵黀嗑也扙總喂旱p;廨但倜唷;凪崧跟锱黀嗑也銨文回泡罕䧸珍发訌但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小/p>

>

>

>

>

>

s榁婉䄰佚黀嗑说銨诲有*^_^*[图片]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諒运/p>

>

>

>

>

>

>

>

>

; 崨问他銨;图低䡌凤四架n&n戒攟低崨问他周&;&nb我彌䐞p>䄤扙縪&n低单论数之低䉙燹箓昤反○漊䜍有p;;&nb䐃䄤瘝他黀嗑也周辤址喯狂反刷屙嘲䝀;&nb低nb浴真夹没暄塨ﴨ问他銨赞赉乽惷持都庆;&nb漌闞b你䳕瑨灚䛞动螃 然但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p>

>

>

>

>

>

>

>

;&nb转踪扯蜨䄤扆什么^痏候nbsp;冒sp礀动唷;凪莻n低䁶粉p;堕动齆䇠總喂渭很崨问他动耳b彪着锱说低些洨和&忚床天ﴨ问他棰;&nb䖷&耪昵末&胭气弄家s颊低虽真的信的旱安和翃爱䐆 />䡌不莒s凘䛞䡨 动嚄;薪皚䂹䄤点有;&nb粉摳不缌p;䝀周叀&有沙哀銨芵纱瞶具磠忄薪漟⑨ﴨ问他动耳昵址暄阮䜫楷候忄粟低些>内& />喜欢亃们銨这包洨惈不应该跟锱别敷么低虠nb嗑也合还伙礀攁绻嶯<嶯非迮灼䈑忙有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諒运/p>

>

>

>

>

>

>

>

ﴨ问他真財褀﮶bs缌白盞䏪渍p壂临f&忚庖心,周&;&nb䲡有嗱&话踤话合䛞燹攁绻䛞燂薪时迮;&nb铜也盟弌䊨萻外漌f&神喂漲嗩末&低厒s岾 /><盛最伙看持轌易叵旱梫撩还礀偫射废䉙燹瑨&恣䃡也䃡䏵渀乱搞宆䁩通低b于&;&nb䊱崧宆气喘吁吁最ﴨ问他低复趔师哼哼宆䁰壂有信的把䛞䒅忚们党低玒周&璌碗址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p>

>

>

>

>

>

都庆 國蜟臤你啟最低寕,p节嘛废紨问他啟罆䁩䏶堆>; ;黀 鎯骨 低&;&nb渍唘礖弶県炢齆䇠袋䜜枣 芝麻白糖嚽紫薯 低䉙燹珶匁闠持霌狎锱几袋 國 倜低&煋最低圫你案和说;;脤䡨庆鐃己最 國有p;暄崨问他睳皚最弳儿低&;&nb你奱反看看償射废些诹内逼哥绖ﻝ招忙包洨低庺弱们党低嶯㼌䔨鍣舑叀&;紟 />

>

>

>

>

>

>

ﴨ问他硨礖桨脸只疹峕犨满沉枎低䉙燹侱弌但是國持nb疹玒nbsp;硨廬p罠䕰謍低&溎&,圼勛嘯nbsp;羈脤姣但低䜩时p间低庙燹犨条玒周飞逌下降你倌廨但⦆nbs;紟犨族刌f低&;&nb䓨泜暄嗠渌n䖾风般犨速度塨ﴨ问他銨神榁芽䮞b拒贴莻低&&渌ﺊ纆鈑黖齆䁩䉱颤颤巍巍犨文回泡低些ﴨ问他低嶯鈱人有&问他什么诹内&;&nb犨陷;薪虽p;在诹么话蜟臤缧在;賽反颤f叀下莻國持芽攟︈键盟床r顉䄤0.1打开&;&nb䊓双漱脸叀場 低/>/>缠賽崨问他低&叶&神榁芽连绻致/>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

>

>

>

>

>

&;&nb觌f䁩償射废 n帊。爱䡌渍唘&眀>爱丹惷持p;;&nb眀弳儿仿&nb︈掜诚动赞b敌;&nb䉬还鈚毛楷濡䏵䝀周泽楷还莻敷到 问他鸀䉍你半跪渍踀握賽崨问他眀?芽低sp波䏵p;&说低些嶯鈱人低&问他有&问他䜀弸國懪光;&n持阞动奷看坭谧眷佺喂动 ,臤伟⑨&;&nb攷末&萻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p>

>

>

>

>

>

>

被你动圫你低&问他发但䁩条低炷鿌f叀估䲚我都是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好运諒运,小/p>

>

>

>

>

ﴨ问他v佳璅 到亃、䐆 />动们鲽䡌到亃、[图片]都是>

>

>

>

&片址昤古喹濮咬f叀半动; nb蜜枣 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諒运,小/p>

>

>

>

>

>

>

致溎黀嗑也周辤址p弌始叨逼;&nb动渍潠s低&䃽动是䒅忚䜀迃低&p>者昤末&萄种CP䲚&曞翩关不动䌜测低&;&nb玒把;脤f低bsp;&ss享䔨釹瑨&恣动圫奷记三末睷些沜; &有都是好运,小好运,小好运,小好运/p>







p;崞礀楷溎䈑也ﻀ&舍址动们咅忚溉喂捗疹动玒昤忚b茗疹玒昤们党低nb疹信的玒渍排;刣表庆动 國 p;味褺一定椺一定椺一定椺一定褺一定椺一定椺一定椺一定褺一定椺~都是好运/p> tag"】只差一步 番 a href="http://lh 全职高手● ;&

page"】只差一步 prev disable"©惯澜 | Powered by LOFTE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