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澜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叶周]只差一步 11

上课偷偷更一发




这一章走剧情









       等到叶周二人腻歪结束走出警局,兴欣的队员们已经分别坐上了几辆警车呼啸而去,闪烁的警灯,鸣叫的警笛还真有些拉风。叶修赶忙拉着周泽楷上了自己的车,风驰电掣地开出了大门。







        叶修一边开车,一边把一份资料递给周泽楷,趁着周泽楷认真阅读的功夫,叶修也在一旁简单地把情况说明了一下。“在锁定嫌疑人之后,莫凡就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家,好家伙,那脏乱差,真是让人难以下脚。不过啊,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些线索。”周泽楷分心听着叶修的说明,眼睛一目十行地快速扫过资料上的文字,上面详细地介绍了这位精神病先生的生平。








       顾晖,男,23岁,从小就被确诊为先天性精神障碍,家里为了给他治病花了不少钱,可精神病又岂是那么简单就能痊愈的,这么多钱砸进去,也仅仅只是保证他的病情不会恶化罢了。父母为他操碎了心,家庭关系也摇摇欲坠,终于,在日复一日的争吵中,两人离婚了,谁也不愿意再接下顾晖这个烂摊子,就把他抛弃在了乡下的一个小木屋里,各自去寻找新的人生了。顾晖本就日渐严重的病情在被抛弃之后发酵地一发不可收拾,他甚至开始出现了幻觉,现在的他已经完全被他幻想出来的杀人魔支配了,一路开始了他的幻想杀人之旅。











       叶修看周泽楷皱着眉开完了那一叠资料,点起一根烟,在烟雾朦胧中开口,“没想到吧,这个杀人魔还有那么悲惨的身世,啧啧,那对父母也太不负责任了。”周泽楷点头表示赞同,但想了想,又补充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犯罪就是犯罪。”叶修深以为然地看了周泽楷一眼,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那么我们神通广大的枪王大大能不能推测出这位顾先生现在会在哪里呢?”周泽楷思索了几秒,猛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再把资料翻出来细细的翻看,叶修就在一旁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笑着看他,眼神里有期待也有宠溺。










       周泽楷合上资料,眼里闪过一道亮光,张嘴报出了一个地名,叶修毫不意外地笑了笑,似乎早已经知道周泽楷会说出这个名字。是的,顾晖的父母离婚后,母亲出国了,而他的父亲又有了新的家庭,那个新家的地址,就在H市某小区内。叶修驱车赶往那个小区,心里祈祷着悲剧还没有发生。周泽楷坐在副驾驶座上,快速地在道路两旁搜索着可疑的人,在拐进小区大门的路口,周泽楷眼尖地发现了坐在花坛边的人,那个人穿着和昨夜监控里一模一样的衣服,双手呈暗红色,眼神呆滞无神,头发也乱糟糟的,直勾勾地盯着小区大门。










       就是他!周泽楷内心狂喊,他情急之下张嘴叫了一声,“叶修!”叶修很快也看到了那个男人,马上一个急刹,拿起对讲机就对兴欣全员说明情况,请求支援 。对讲机里传来十几声收到,叶修收了线,转身却发现周泽楷早就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叶修只能看到他追着顾晖跑进远处小巷里的背影。叶修焦急地五内俱焚,暗骂周泽楷不听话,又止不住地为他担心,要知道,顾晖可是带了刀的,一边往巷子跑去,听到那里传来的打斗声和顾晖的咆哮,其间还隐隐约约夹杂着周泽楷的闷哼,叶修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小周,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终于跑进了巷子口,看到眼前的景象,叶修的心都凉了。周泽楷的左臂上划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很快汇聚成了一摊小小的血泊,而顾晖则被周泽楷打晕在地,刀子掉在地上,上面还沾着周泽楷的血,黑色的地面和红色的血,在叶修眼里倒映成了一幅惨烈的画面,他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不敢上前去查看周泽楷的状况,害怕他的身上还有什么他承受不住的伤口。










         直到周泽楷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叶修”,叶修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地跑过去扶住周泽楷,他的手在抖,声线也在抖,“你……你还有哪个地方受伤了?受伤了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一定不要瞒我……”他语无伦次的话终止在周泽楷主动凑上来的双唇里,叶修愣了几秒,转而轻柔地把周泽楷全在怀里,避开他的伤口,但嘴上的动作却无比残暴,有如疾风骤雨,他疯狂地啃咬周泽楷的双唇,舌尖探入口腔,揪住恋人的舌不放,吮吸纠缠,似乎要用这种方式证明周泽楷还在他的身边。











        我是如此害怕你离开我的视线,你一走我就心慌,怕你被人欺负,怕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遭受苦难,我是那么爱你,我的爱是牢笼,我甘愿放下武器走入其中,被囚禁也没关系,只要你陪我。








——————————————————————————

下课了,嘿嘿嘿,就写到这里。

评论(4)

热度(40)